被杀死的截访者不知姓名 “也是底层年轻人,押运一次才挣200元”

多次被截访者强行送回原籍后,2013年11月15日,鹤壁进京上访者巩进军在被押送回原籍的高速路上,刺死刺伤截访者各一名。上访者和截访者的“猫鼠游戏”终于酿成了命案。上访者们遭遇了什么,矛盾何以激化到这一步,谁该为截访者之死负责?

 

2013年11月9日,巩进军(右一)和鹤壁籍的进京上访者在天安门广场合影。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多次被截访者强行送回原籍后,2013年11月15日,鹤壁进京上访者巩进军在被押送回原籍的高速路上,刺死刺伤截访者各一名。

上访者和截访者的“猫鼠游戏”终于酿成了命案。上访者们遭遇了什么,矛盾何以激化到这一步,谁该为截访者之死负责?

“优秀信访干部”

“最大限度避免了上访人员在京滞留聚集,努力消除和减少了不良影响,确保了北京不发生来自鹤壁的干扰”。

57岁的鹤壁上访户巩进军和其他三名上访者,被十多个20岁左右的截访者从北京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河南厅,强行架出来的时候,是在2013年11月14日晚9点许。

当时天色已晚,已经送上暖气的救济中心灯火通明,看上去仿似火车站的候车室。位于三楼的河南厅内的三十多位访民,三三两两地分布在15排不锈钢椅子上,或坐或躺。其中,巩进军刚脱下他的灰色外套,他的老乡、资深访民王卫华正和其他访民交流上访经验。一群截访者上来,围住了他们。

坐在巩进军身后一排椅子上的郑州访民戴丽娟,当时正就着开水吃馒头。她目睹了巩进军等人被架走的整个过程。戴丽娟看巩进军在截访者的胳膊间拼命挣扎,脚上的新皮鞋在地板上不断蹬踹。新皮鞋,是巩进军留给戴丽娟的最后印象:“一看就是个城里人,很干净。”

多位在场的上访者向南方周末记者指认,当时带人架走巩进军的,是鹤壁市驻京办的信访负责人赵秀山。据鹤壁市政府网站显示,2013年上半年,鹤壁市被河南省联席会议办公室表彰为驻京信访先进集体,赵秀山也被表彰为驻京信访先进个人。“最大限度避免了上访人员在京滞留聚集,努力消除和减少了不良影响,确保了北京不发生来自鹤壁的干扰”。

在赵秀山让人强行把巩进军等塞进一辆金杯车并上了高速公路后,2013年11月15日凌晨两时许,巩进军突然爆发,用一把水果刀将坐在前排右侧的截访者,捅死在驶往鹤壁的车辆上。

巩进军因为拆迁的事情,来北京上访,已历时四年。2008年前后,鹤壁市政府开始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巩进军家所在的山城区春雷路西二巷商业局家属院,在拆迁范围之内。按照当时鹤壁市的政策,巩进军原来居住的平房可置换原址新建的2套商品房,但是,需额外缴纳12万元。这12万元,成了后来巩进军上访的缘由。“他认为,交这12万有点亏,有这些钱可以买套差不多的房子了。”一位和巩进军相熟多年的访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一次来北京上访,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