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资公司入非,跨越多重隔阂 去赞比亚“淘金”

赞比亚正在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块“新大陆”,摩擦、冲突时起,横亘在中国企业和赞比亚之间的隔阂,表面上是法律和劳资关系,更深层次的则发生在看不见的地方。作为曾经“全天候”的朋友,中国人需要学习和了解全球化的规则,成为赞比亚商业上的利益伙伴。

在赞比亚的中非矿业公司里,两个黑人员工在操作矿石的机械。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赞比亚正在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块“新大陆”,摩擦、冲突时起,横亘在中国企业和赞比亚之间的隔阂,表面上是法律和劳资关系,更深层次的则发生在看不见的地方。作为曾经“全天候”的朋友,中国人需要学习和了解全球化的规则,成为赞比亚商业上的利益伙伴。

“竞争对手都是中国人”

赞比亚南部国家自然保护区,2013年10月末,百无聊赖的通巴族少年,在一间茅草棚里打桌球,白色的母球已经缺损了三分之一。卡夫伊河边的渡口,没有任何显示地理坐标的标志,这里离最近的城市乔马有一百多公里,距离首都卢萨卡则有近五百公里。

王汉卿领着两名同事从越野车里下来时,顿时吸引了所有通巴族人的目光。尽管地处自然保护区,但这里并非旅游者青睐的线路。

通巴族人很好奇地盯着这些中国人——在他们的地盘上,中国人出现了。

王汉卿是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电建)十一局卢萨卡办事处的总经理助理,另两名同事也是中国电建河南电建二公司的员工,他们要从伊泰兹修建一条输电线路到卡夫伊河边。对生活在草原上的通巴族人来说,停电就像雨季的雷雨一样,随时来袭。

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四分之三的家庭,约5亿人口至今尚未用上电。电力问题已成为非洲国家的首要问题。因为缺电,非洲每年要付出高达380亿美元的代价。赞比亚目前电力缺口达200MW(兆瓦),在北部工业发达的铜带省,“电力能够保障正常供应,这是我们招商引资的一个卖点。”中国有色中赞经济贸易合作区的赵金生工程师介绍。

中国过剩的水电建设队伍,正好遇上电力“饥渴症”的欠发达国家。说到参与建设过的水电站,中国电建十一局的工程师刘元广难掩自豪,“蒙古国和伯利兹,来赞比亚之前在这两个地方干。”伯利兹,在世界地图上,需要拿放大镜才能找到的一个中美洲岛国,32万人口。

赞比亚是中国能源建设企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