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法治:伦敦如何从海事仲裁市场胜出

前一段时间,海航与沙钢船务的纠纷导致“海娜号”邮轮被济州岛法院扣留一事,一时激起舆论哗然。两家中国公司的经济纠纷,为何会交由英国的仲裁法庭裁决?中国亦有海事仲裁法庭,亦有海事法院,偏偏不远万里找英国人拍板断案,是否事有蹊跷?

9月15日,滞留在韩国济州港的“海娜号”邮轮。滞留在韩国济州港的中国邮轮“海娜号”上的游客当天开始陆续回国。(新华社记者 姚琪琳/图)

前一段时间,海航与沙钢船务的纠纷导致“海娜号”邮轮被济州岛法院扣留一事,一时激起舆论哗然。海航欠债还钱不过是天经地义,济州岛法院也无非照章办事。但还是有人不解为何两家中国公司的经济纠纷,会交由英国的仲裁法庭裁决。中国亦有海事仲裁法庭,亦有海事法院,偏偏不远万里找英国人拍板断案,是否事有蹊跷?

其实类似海航与沙钢纠纷的海事争端,全球每年要发生成千上万起,而90%的案件皆在伦敦仲裁,无论纠纷中的当事人国籍或注册地为何。原因也并无蹊跷或神奇,自由竞争与客户自由选择的结果而已。

国际航运纠纷,当事人或当事人的财产,或纠纷发生地,往往不是分布在一个国家。因此相比单纯的国内案件,在纠纷的裁决地及裁决方式上,海事争端当事人有较多的选择。一般而言,甚少有当事人愿意去法院诉讼,而是选择至仲裁庭进行仲裁。

法院的诉讼耗时过长等因素固然在考虑之列,更重要的是判决的跨国执行有难度。即使两国签有司法互助协议,一国的判决被另一国承认并执行,在程序及事实上一般都会有无数麻烦,若执行涉及多国,则变数更多。胜诉方手拿判决却无法执行,判决实际上也就无甚意义了。

《纽约公约》与全球海事仲裁市场

与法院判决相比,仲裁决议的国际执行则便利得多,这得益于国际私法的发展,这种发展受到了国际贸易的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