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回乡测水” 家乡水,清几许?

这个春节,从黑龙江到海南岛,从南水北调的水源地上游到东线工程的微山湖,从甘肃农村的地窖到上海浦东的水龙头;从农民工到大学生,从医生到环保工作人员——这些担忧水质的人参加了南方周末联合环保组织创绿中心发起的“回乡测水”活动。

数据来自南方周末与创绿中心联合开展的“回乡测水”行动之饮用水部分,有效样本为35 个。数据主要由比色得出,因个人感官差异,或有误差。数据仅供参考,不具有法律效力。检测项目包括酸碱度、硬度、余氯、硝酸盐、亚硝酸盐、铅和细菌,除图中所列和一个点位的铅值之外,其他均为达标。 (何籽/图)

2014年春节前,南方周末与环保组织创绿中心联合发起了“回乡测水”行动。而在此前的2013年,数家NGO已发起了民间自测水质的浪潮。面对种种质疑和阻力,各家NGO遭遇了不同的命运。

共同的担忧

26岁的王华要当爸爸了,妻子在老家待产,这让他愈发担忧家乡的水质。在广东兴宁,因为附近的染料厂,家门口的那条河流时刻变换着颜色。

山东滕州的王家标和上海的张喆也有类似担忧。2012年夏天,王家标听说附近香料厂将废水不外排,而是灌入地下。张喆对气味特别敏感,她觉得上海的自来水有时候有味儿,很早就装了净水器。黄浦江漂满死猪的那段时间,她后悔没把家里都装上净水系统,只好将淋浴头换成了带滤芯的型号,可依然觉得“蛮恶心”。

他们都曾尝试解决这种担忧。王华想找权威的第三方机构检测,但不知道找谁,需要多少费用。王家标在环保部和县环保局的网站上投诉过香料厂,石沉大海。觉得有味儿时,张喆去查找数据,没有即时数据。

担忧开始蔓延,“上海的水质管理算领先了,假若上海(水质)有问题,全国应该很严重。”张喆说。她过年回老家杭州,觉得水也有味儿。

政府人员似乎也无法逃脱这种担忧。陕西省丹凤县位于南水北调水源地上游,冯旭红在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他向职能部门索要水质数据,得到的回复是,公布的数据都是合格的,可托私人关系测,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