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中国防务年鉴】海警局:不是换个名字那么简单

2013年是海上执法力量的洗牌之年。海监将与农业部渔政局、公安部边防管理局边防海警,海关总署缉私局的海上缉私警察合并,一同归入国土资源部下海洋局,对外以海警局的名义开展维权执法。

2013年是海上执法力量的洗牌之年。海监将与农业部渔政局、公安部边防管理局边防海警,海关总署缉私局的海上缉私警察合并,一同归入国土资源部下海洋局,对外以海警局的名义开展维权执法。

进入2014年,谈到中国海警局改革进度,中国海监总队办公室工作人员这样回答南方周末记者,“我们还在等。”中国海警局的改革,似乎也随着2013年7月“三定”规定的出台,进入平台期。

“内部是有时间表,但是按照现在的计划做下来,时间上似乎很难预测。”一位不愿具名的海监系统相关人士说,“海警局的改革仍需一段时间的探索,已是所有人的共识。”

“把手指缩回去, 把拳头伸出来”

对广西北海地角村的渔民张宇来说,2013年有个新的开始:在广西近海捕鱼30年后,他的渔船第一次进入了南沙海域。

和他一起驶入南沙的,还有南海渔政局的公务船。2013年起,渔政系统在南沙群岛海域开展常态化护渔,地角村申请到南沙捕鱼的人数骤增。

“没有渔政船保护,我们根本不敢去南沙。”张宇说,在南沙打渔,每隔几天就会碰到越南渔政船。远远望见越南渔政的标志,渔民们就开始一边收网,一边用无线电对讲机呼唤中国渔政局执法船。

但他仍认为,在南沙的渔政船数量太少:“基本上一百艘渔船才配一个渔政船,碰到越南人根本来不及过来。”

“远海渔业纠纷,海监管不着,渔政管不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海疆问题专家王晓鹏说。在我国的五支海上执法力量中,海监拥有船只吨位大、辐射广,能够快速赶到低吨位渔政船难以到达的远海。但海监是监察部门,渔业纠纷不是它的职权范围。

近海多个部门执法重叠的情况并不少见,人们一直用“多龙闹海”来形容海上执法队伍的混乱。“一个‘闹’字,感觉好像几支队伍在争权夺利一样。”南海渔政局局长吴壮说。

功能重叠难免造成资源的浪费:“船的耗油量非常大,维权一次的成本大约在500万左右。如果分开的话,打击走私一艘船、渔政一艘船、海监一艘船、海事一艘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