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京津冀一体化专题】保定“火烧”

自从“政治副中心”的说法传开,形形色色的外地人出现在保定的街道上,他们大多是奔着房子而来。随外地人而来的是愈加拥挤的道路、愈加高昂的楼价、物价。保定在这个春天发生的事,对大多数保定本地人来说,忧惧大于喜悦。

河北保定,某楼盘的售楼处周末迎来了一个北京来的看房团,销售公司的副总经理亲自上阵给看房团的人讲解楼盘的情况。 (南方周末记者 张涛/图)

自从“政治副中心”的说法传开,形形色色的外地人出现在保定的街道上,他们大多是奔着房子而来。随外地人而来的是愈加拥挤的道路、愈加高昂的楼价、物价。保定在这个春天发生的事,对大多数保定本地人来说,忧惧大于喜悦。

满城都是炒房客

不少看房者表达不满:“都涨了一千多了。就让我们去售楼处看看吧。”副总经理不得不拿着两个大喇叭喊话劝慰大家:“楼市有风险,这个特殊阶段买房切忌跟风,一定要理性!”

2014年3月29日,清晨。大巴车在雾霾中的保定东二环路上行驶,拐到复兴路后一直往西开,在翠园街停下,马路右边是保定著名的新能源企业英利,左手就是看房团的第一站康泰国际了。坐在车里的陈方看着地图,迟疑地问:“这是哪里?”

尽管离自己的家只有150公里的距离,但保定这个城市他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保定知之甚少,搞不清楚保定北部新城的含义,甚至从未听说过一个叫做“直隶总督署”的建筑,驴肉火烧称得上他对这座城市的全部认识。即使这样,他仍旧拉上了他六十多岁的母亲,登上8点钟开往保定东站的高铁。

子弹头列车飞速穿行在华北平原的雾霾与旷野中。四十分钟后,停靠在了保定东站。保定东站的形状像一截车厢,从天窗透进来的光线将银色天花板照得发白。每天有九十多趟往返北京的动车或高铁,在这个离市区有13公里之遥的站台停下又启动——对于大多数旅客来说,这里只是他们漫长旅途中的普通一站而已。

但对于陈方和其他数百多名搭乘高铁从北京、天津过来的旅客而言,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金钱味道。

徐敏夫妇甚至专程从黑龙江过来看房,一同来的还有他们十岁的儿子。为了更快熟悉保定楼市,他们还搭乘了不同的看房团看房。他们说还会在北京待两三天,看看政策怎么走。

自2014年3月19日保定被传为“副中心”以来,数以万计的投资者涌入保定的各个售楼处,并于河北省委、省政府公布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规划一周前后创下历史纪录。

出站口人声鼎沸。一个年轻男子举着大大的一个牌子“看房团”,将人群引到东站的停车场,5辆大巴车依次排开。坐上了搜房网的大巴车,陈方和其他两百多个看房者一起,开始了一天的保定看房之旅。当天,光搜房网就有22辆大巴车从保定东站、保定及花园街站驶出,发往各个售楼处。甚至有一辆大巴车直接从天津开过来。

他们的第一站康泰国际是位于高开区的一个写字楼。售楼处外,十几条横幅挂着,“五证齐全,高回报保障,世界康泰”;售楼处里,少得可怜的售楼员已经被看房者“围攻”得狼狈不堪;沙发区,六七个购房者在签合同。一位售楼经理在签完一套房子后,对身边的销售说:“下一套房子涨300!”

对于期待买一套住宅投资的陈方来说,写字楼不在他的考虑之列。过去几年没能分享到北京房价暴涨的收益,让陈方特别焦虑。伴随着京津冀规划热,他和他母亲都把下一次财富增长的机会投向了北京周边的城市,而保定是他们重点考虑的城市之一,“其实这就是一次赌博。”陈方说。

很快,大巴车重新启动,驶往下一个目的地国茂绿都皇城。到了绿都皇城,他们连售楼处都没能进去。当天绿都皇城的房价,较之3月初已经涨了将近每平米1000元,到了每平米7500元,但售楼处仍旧人满为患,很多保定人连夜排队抢房。

不得已,开发商由副总经理出面,将购房团的几百号人带到小区内闲逛,不少看房者表达不满:“都涨了一千多了。就让我们去售楼处看看吧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