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工会”与沃尔玛的战争 维权VS维稳

沃尔玛常德店工会自发领导工人维权,或是近几十年来基层工会首次有影响力的发声。现在,劳资双方都在揣测政府的角色与倾向。但是政府的角色与信号似乎总不够明朗。

在美国老家,沃尔玛的员工也在不断抗议低工资。 (东方IC/图)

沃尔玛常德店工会自发领导工人维权,或是近几十年来基层工会首次有影响力的发声。现在,劳资双方都在揣测政府的角色与倾向。

2014年3月31日晚,一辆大卡车驶进了沃尔玛常德店的收货部。一直密切关注此地的员工们迅速聚集起来,用两辆女式摩托车横在卡车面前,试图阻止其把货物带走。

过去26天来,收货部,成为了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和因关店被遣散的员工们拉锯的地方。沃尔玛想把货物从这里运走,但工人们不让。

拉锯战始自3月5日。头一天,该店突然单方面宣布关店。次日起,员工们每天自发工作16个小时,甚至集体睡在超市里,看守着贵重资产不被沃尔玛运走。他们担心,在关于遣散补偿的争议结果还没出来之前,店里的资产如果被转移,他们将失去一大谈判砝码。尤其是收货部门口,成了劳资双方同时重点盯防的区域,因为只有这里能够出入大车,转运货物。

3月21日,数十名警察对超市进行了强制清场。但此后,员工们仍高度关注着收货部。

就在31日晚间员工们用电动车挡住卡车的当口,在收货部北面几十米外的烈士纪念陵园里,黄兴国正坐在纪念塔边,用手机实时联系着现场的员工。

黄兴国是沃尔玛常德店的工会主席。在2013年工会主席的换届选举中,时任副主席的他以全票当选。这次,正是履新才一年的黄,指挥着这场近几十年来或许是首次有影响力的工会维权行动。

黄并没有出现在冲突现场。他担心万一被带走,维权或许将失去“工会领导”的合法性。

未来三年,沃尔玛计划新开110家店,同时关闭15-30家店。图为被关闭的沃尔玛常德店门口。 (南方周末记者 刘志毅/图)

做一回“真正的工会主席”

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

3月5日,沃尔玛常德店突然宣布闭店及员工安置方案,涉及全店共135名员工。店方还将19日定为员工接受的最后期限,并准备举行“闭店沟通会”。

而就在19日当天,一线员工的工作岗位当即被外地前来的同事所取代,工号已经不能进入系统,店内出现了大量陌生人。员工们人心惶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拒绝参加如此仓皇的“沟通会”。

按照正规的闭店程序,工会应当提前一个月被告知,并召开大会通知员工。

在店方公布的安置方案中,两个选项分别是分流安置与买断补偿。分流安置是让员工们前往其他门店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