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天起,我们关心粮食和蔬菜

南方周末编辑部 2011-12-30

这是一个带有裂痕的中国盘子,恰如你我餐桌上的那一个。
2011年,足球不再重要,房子不再重要,盘子中的粮食和蔬菜最重要。
这一年,镉米、地沟油、瘦肉精……我们的食品安全阵地不断报警;这一年,严打、入刑,已近陌生的词汇,频频现身于食品领域;这一年,吃好俨然成了一项福利,公司、政府或高调、或低调,四处择地种菜。
2011,这是一个食品安全元年——“还能吃什么?”俨然已成国问。


头条区
   “民以食为天,2011年的年夜饭如何吃得安全,南方周末遍访八大食品行业最权威的专家,给出一份最详尽的民间报告,细数这一年发生的食品安全事故,或拨乱反正,驱除恐慌,或直面危机,查清家底。”
——
   “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妥协,就没有办法制定标准。标准是一个妥协的产物。很多道理在全世界行得通,但在中国就行不通。”
——
   “中国的食品大公司危机公关一直令公众侧目。这些食品巨头成就了中国食品产业化、规模化发展的道路,但也始终坐在火山口上,斥责声不绝于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原罪者们的尴尬身份,或许是中国食品产业发展道路上的必然缩影。”
——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中,哪些“问题食品”在被误读?哪些食品新闻事件在被曲解?事实上,许多食品新闻“事件”之所以演变为“食品安全事故”,关键在于公众对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和食品行业的信任越来越低,真相完全被情绪所淹没。”
——
   “当城市不断爆出食品危机之后,不知何时开始,城市人重新爱上了农村——专挑农村来的土菜土货,或干脆去农村租地种菜,在他们眼中,乡村或是安全食品的天堂。但河南省邓州市一个普通农民有话要说。”
——
   “输观念、搞培训、定政策、抢市场……在中国食品安全最严峻的时刻,高鼻梁蓝眼睛的老外开始“淘金”中国。是保持中国特色,还是照单全收,中国食品安全监管者面临大考。”
——
   “他们是中国第一线食品安全监管官员,他们责任重大,为食品安全疲于奔命,社会评价却是公务员中比较低的;他们很害怕出问题,可是复杂的食品监管链条又非自身能力可控;面对频繁调整的监管体制,他们心里更没底。”
——
   “2011,成了公检法机关打击食品力度最大的一年。不过猛虎下山式的打击行动,要防止以往常见的猫鼠游戏,“老鼠抓不完,最后倒成了猫的博弈筹码。””
——
   “城市中产,在食品信任危机下,选择相信自己,试图与食品生产者建立相互诚信、风险共担的消费模式,这些以“农夫市集”命名的组织一诞生即飘摇。”
——
   “我们不会因为全国每天都有偷盗抢劫事件就不敢出门,并把周围的所有人都怀疑为罪犯;同样我们也不必因为每年有几十起食品安全事件发生而产生“什么都不能吃了”的恐慌。”
——
   “国家该如何修订食品安全标准?(1)应参照欧盟等发达国家的标准,越严格越好:34.10%;(2)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不能一味照搬国外:10.01%;(3)标准修订不能被企业、地方或者部门利益绑架:55.89% 。”
——

公众人物说
   “通常,企业在政府所制定的政策框架下,选择投入和产出。而中国乳业标准的制定,居然是几个乳品企业参与制定,而且这几大乳品企业作为主导。”
——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严格的食品安全法规和完善的监管体系。很多关于食品安全的信息,我都是从媒体上得知的,如果媒体都成监督机构了,那么我们相关的职能部门又在哪里呢?”
——
   “允许媒体穷追猛打,食品安全就能大步向前;领导微服私访一下,吃几次,拉几次肚子,食品安全就能大步向前;经营者把顾客想象成各级领导,我们老百姓就能“鸡犬升天”。”
——
   “为了给我从安徽宣城老家带四只土鸡,妈妈没有坐飞机或高铁,而是选择一般的火车,因为这样安检松一些。”
——
   “政府不是万能的,只是制定标准,加强监测,关键是每个餐厅、每个食品的生产者自觉。在这一点上,大家对日本比较放心。在日本,想要靠公关来掩盖丑闻是不可能的。”
——
   “我觉得关于“食物”的一切常识都在这短短几年间被颠覆了。下次如果有人告诉我麻花里有狗屎,我也信。还能信任什么呢?”
——
   “我担心每一样食物,担心它的品质,担心生产者是否会为了盈利做了不该做的事,放了不该放的东西。蔬菜、米、面、油,几乎每一样食物我都会尽我所能去找到放心的。”
——

我的食品我做主
   “福建长富牛奶的广告词:“历次牛奶事件,长富一尘不染。”2011年12月26日,蒙牛、长富纯牛奶均被检测出黄曲霉毒素M1超标。”
——
   “今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地沟油事件,因为不管你做什么菜,油都要用到的。我看了新闻后提醒爸妈一定要去正规的超市买正规品牌的油,我对油或者做菜用的调味料尤其担心。”
——
   “来佛山的两年,我们一直用从清远乡下老家带来的自榨的花生油。唯一一次在外买过调和油,结果发现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此后,就再不买市场上的食用油了。今年,电视上频频播放地沟油事件,我相信油啊、菜啊还是我们乡下的好。”
——
   “在确保食品安全上,我坚持三个原则。一是吃应季的蔬菜。二是少吃禽类和猪肉,多选择牛羊肉。三是基本不喝牛奶。”
——
   “在超市里无非是看清楚食品的名称和类别、留意生产日期和配料表,对于农副产品再对比看看净重和固体物的含量。在菜市场买菜需要更小心一些,可以了解下卫生部曾经发布的被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及非法添加物名单。”
——
   “我们全家都喜欢吃韭菜,市场上的韭菜又不敢碰,怎么办?爸爸想到了自己种。暑假期间,我和爸爸妈妈到郊外拉土,腾出几只盛菜的塑料泡沫箱子,跟乡下的姥姥要来韭菜根,一家人做起了“阳台菜农”。”
——
   “出了深圳地沟油流入政府食堂的新闻之后,后勤部门决定将大院内部遗弃很久的机关食堂重新装修营业,变私人承包为自主经营,动工前召集各部门代表征求意见,大家一致要求要保证食品安全。”
——
   “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是,我能自己种植与生产。我正在中国生态最好、没有工业及水源污染的神农架地区种植茶园、水稻和蔬菜。不使用化肥、农药、施草剂,全部使用有机肥料。”
——
   “多亏食品安全问题,我的厨艺突飞猛进。现在,早上揉着有机面粉做面包,用进口牛奶冲奶茶。接着做好便当让先生带去公司。晚上除非有应酬,否则必定在自家做饭。”
——
   “几个文友小聚,姜老先生豪气干云,“我来杯啤酒吧。”姜老从不饮酒,通常都是坚持用饮料的呀!姜老解释,“电视上说,饮料好多是用色素和防腐剂勾兑的,营养快线晾干了就是胶,我可不敢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