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中国制造业的大危局

你每穿一双耐克鞋,每逛一次沃尔玛,这两只秃鹰控制的产业链就要向美国输送一次财富。如果把每件商品价值等分成10份,它们每次都挑走最肥美的9份,只丢下一份渣滓。

你每穿一双耐克鞋,每逛一次沃尔玛,这两只秃鹰控制的产业链就要向美国输送一次财富。如果把每件商品价值等分成10份,它们每次都挑走最肥美的9份,只给中国的企业主丢下一份拌着自己骨髓的渣滓。

(根据郎咸平教授演讲及采访整理而成)(郎咸平在为中国制造业慷慨陈词)


当你仰望蓝天,你会发现今天的天空和过去不一样,上面翱翔着两只秃鹰(The Bald Eagle)。它们从高空冷冷地看着你慢慢流血的身体,一旦你露出弱点和疲惫,它们就会一啸而下,把你吃得干干净净,尸骨无存。

这不是一部西部片,这是今天的产业链超限战(超越实力局限和形式制约的战争)。目前国际金融和产业大鳄正是通过这种手法,席卷全世界资源,使全球通货膨胀,造成各地社会的动荡与不安,这就是财富的原罪,郎咸平眼中中国制造业面临的围城困境。

世界也许真的是平的。这两只秃鹰在全球版图上呼啸而过,在它们强有力的控制之下,中国制造业每次通过浪费资源、破坏环境,辛辛苦苦创造1美元价值,同时就要为美国创造9美元的财富。我们越拼命地流血制造,它们就越加富有,而这两只秃鹰的控制力量也就更强。

这两只冷血秃鹰,一只名为产业资本,另一只叫做金融资本。它们联手占据着整个产业链的高端,而将大量低附加值的制造部分丢在中国。从头顶俯冲而下的鹰爪,让我们从所谓“制造业大国”的自我麻醉中惊醒过来。随着全球性“产业链超限战时代”的来临,底端制造部门的生存价值被进一步压缩,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前所未见的大危局。

鹰翅下的秘密

要看到这场大危局的真实破坏力,必须看清秃鹰控制的食物链,也就是究竟谁来掌控整个全球制造业产业链。

整个制造业产业链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生产过程,以芭比娃娃为例来分解整个产业链。广东东莞地区生产的芭比娃娃出厂价为1美元,最后在美国沃尔玛零售价格是 9.9美元。这些东莞企业主们付出浪费资源、破坏环境、剥削劳工的惨痛代价只创造出1美元的价值。但是最后产品的零售价却是接近10美元。这中间9美元的价值去了哪里?

这9美元就是两只秃鹰鹰翅下笼罩的秘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