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黑风暴中的重庆政法界

有人认为重庆打黑很坚决,也有人认为打黑过程中存在一些程序问题,“担心负面问题冲淡了正面作用”。

■重庆打黑,两百多专案组在高度保密中运转,谁泄密就可能被捕。

专案组请了律师来参谋,要求他们吃住都在专案组。不少涉黑人员被以代号关押,代号不解密,律师也见不到涉案当事人。

■在有的涉黑案庭审时,检察官可以准备多达50万字的公诉预案、几大叠的证据材料,而律师由于不被允许复印审讯笔录等证据,“只能到庭上去听公诉人怎么说”。

■这是被官方认为自1983年“严打”以来最大规模的治安整治,一时间看守所、拘留所爆满。

有人认为重庆打黑很坚决,也有人认为打黑过程中存在一些程序问题,“担心负面问题冲淡了正面作用”。

而重庆官方认为,大规模打黑净化了社会治安环境。

重庆官方称,11月28日,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原局长乌小青在重庆市第二看守所自缢身亡。

乌小青是今年6月开始的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官员之一。他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不是他的死,我们都不知道他关在哪里,案子进行到什么阶段。”重庆市法院系统一位处级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此前连续传出另外两位涉黑官员在接受调查或审讯时发生非常状况——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彭长健在“双规”期间心脏病突发身亡,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原局长陈洪刚在接受审讯时试图撞墙自杀,但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

乌小青身后留下一封遗书和坊间诸多猜测,令雾都打黑再罩云雾。

2009年12月1日,陈知益、邓宇平等26人涉黑团伙在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警和武警押解陈知益(01号)、邓宇平(02号)等26人涉黑团伙成员进入法院。 CFP/图

非常侦查

“进了专案组,像进了情报局。”一位专案组民警的亲戚说,更传一位办案人员因涉嫌泄密被抓。律师也被请来献策,和警察、检察官一样,吃住都在专案组。

11月中旬,重庆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专案组将争取在11月底将所有涉黑案侦结,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另有消息说,上周末有关方面已经决定,另一与乌小青案相关、重庆市高级法院原副院长张弢的案件,将交由异地法院审理。

此时正值涉黑案件司法审查的关键阶段,不容有失。

官方所说的两百多个专案组分布在重庆主城区和下辖区县。各专案组由武警、公安局警察、检察官和驻专案组律师组成。进入专案组的人员,都签了保密协议:其中,对他们原单位的领导,无论是谁问及打黑除恶相关情况,只要对方未参与打黑除恶工作,一律必须拒绝回答。“进了专案组,像进了情报局。”一位专案组民警的亲戚说,“专案组的人其实也很不安全。”乌小青自杀两天前,专案组曾召开紧急会议,会上传出消息,一位办案人员因涉嫌泄密被抓。

这几天,专案组内部对打黑话题更加讳莫如深。

进入10月,虽不见警方频频出动密集抓人,打黑形势没有前几个月那么惊心动魄,却没有丝毫松缓。“前面几个月是怕跑了人,现在是要把证据做实。”这位民警的亲戚说。

据10月7日出版的《重庆晚报》报道,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平均每天仅休息3至4个小时,最多休息5小时,是专案组的工作常态。

一位民警说,审讯陈明亮、黎强等黑社会性质组织首犯嫌疑人时,更是通宵达旦。

检察官也是这个高强度运转的办案机器中的重要部件。重庆市检察系统出动了近半数检察官,同步介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