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程曜 绝食抗议背后

程曜直接,不世故,起初他都在谈科学,对中国并不多谈,“自从到压抑之后就开始思考中国问题,开始聊起政治。他不能专注地谈科学,这是科学家的悲哀”。

清华绝食教授程曜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梁辰/图)

程曜直接,不世故,起初他都在谈科学,对中国并不多谈,“自从到压抑之后就开始思考中国问题,开始聊起政治。他不能专注地谈科学,这是科学家的悲哀”

“每个人都在说谎”

10月9日,当程曜出现在清华大学微纳米研究中心时,他精神抖擞,前额头发倔强地竖起。这是结束绝食第一天,他随身携带着棒棒糖——身体仍有些虚弱。

离开停车场时,他和管理员就停车时间争执起来:“会议是11点开的,我肯定10:50分才停!”管理员则坚持自己的记录提前了一小时。

“我身体不好,以后再回来抗议!” 程曜给了钱,愤愤不平地说,“每个地方都是荒谬的!每个人都在说谎!”

“说谎”与“造假”是这名物理教授的长年对手。

10月4日,母亲去世一周年祭日,程曜在微博写道:“据说地狱里一切都是反的,但没人回来告诉我们。如果老师教的都是假的,打假的变造假的,警察变盗匪,公权力谋财害命,一点都不稀奇。那么,大学伪造教授的网页,当然没有罪恶感。我感到耻辱,将以绝食维护母校的荣誉。”

这天他开始了绝食,抗议学校擅自将他撰写的“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内部评估报告”内容登至个人网页,取代之前提交的简历。他认为这涉及造假,关系到知识产权问题,特别是在论文发表的微妙时刻。

之后几天,访客络绎不绝,朋友纷纷劝解:杀鸡焉用牛刀?

“杀鸡要用牛刀才能成功!”他总这么回答。

果然成功了。绝食第五天,系里撤下网页,并对所有教师道歉,承认“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在建设系网站‘师资队伍’板块过程中,直接用了2011年学科国际评估时各位教师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系人事办公室的个人简历,未经过教师本人书面签字确认”。

“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这句总结性话语从程曜口中说出,奇异地透出一股儿童气息。他情绪饱满,重演训斥学生的场景时,迅速投入角色——从椅子上正坐起来、脸色涨红、啪的一声拍了茶几,嗓音立刻变成尖锐,“为什么没有试?!为什么老师的话就是不听?!”

讲到好玩的事,又捧腹大笑。他思维跳跃开阔,话题在宗教、艺术、科学及政治间不断切换。作为一名有着艺术家人格的科学研究者,他看起来是快乐的,全情投入他所热爱所相信所进行的事物当中。

妻子像是担忧的母亲,提醒他,中国人擅长笑眯眯地、悄悄捅上一刀。程曜哈哈大笑,手舞足蹈,“但他们不知道,我刷刷刷,一下亮出关公的青龙偃月刀……”

这似乎是积蓄已久的战争,在程曜的情感逻辑中,撤与不撤网页之间是尊严与权力的较劲。

绝食第四天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