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时代的过渡品”李冰冰的玩法

比起其他中国一线女演员,李冰冰成名非常缓慢,也从来没有遇到让自己一步登天的角色。 李冰冰是一个清醒、勤奋甚至自虐的人,她把自己在工作上的“自虐”归结为自己的成长经历。

化妆、发型 张浩然 造型 MASA JIN (韦来/图)

李冰冰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她不愿意与没有合作过的摄影师合作,在片场,从摄影师到化妆师,她都希望是自己指定并且充分信任的,她甚至希望穿的衣服都是她代言的品牌GUCCI的。

为了给南方周末拍出与以往时尚杂志不一样的片子,李冰冰主动要求“淡妆”和“文艺”。

化妆时,李冰冰回头说自己想养一只狗,晚上回家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孤零零了,但是她没时间。

进行南方周末唯物拍摄的那天,算是李冰冰比较不忙的一天:上午赶来拍摄地,拍到下午,改妆,参加时尚芭莎的慈善晚宴直到深夜。

此后她马不停蹄投入到《生化危机》的宣传中——这是她参与的第三部好莱坞制作。

她也不敢让自己有时间,假期对她来说,永远是“恐怖和冰冷的”。

比起其他中国一线女演员,李冰冰成名非常缓慢,也从来没有遇到让自己一步登天的角色。

李冰冰是一个清醒、勤奋甚至自虐的人,她把自己在工作上的“自虐”归结为自己的成长经历。

李冰冰是一个清醒、勤奋甚至自虐的人,她把自己在工作上的“自虐”归结为自己的成长经历。 (韦来/图)

数学不好意味着什么都不好

李冰冰1973年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的五常市,小时候因为数学成绩不好,每年五一与十一放假,都是李冰冰必须在家复习数学的时候。

“当时不会算术的人会被看作是很笨的,这是中国教育悲剧的一点。”李冰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他们这代人而言,数学不好意味着什么都不好,“各种奇怪的算法,越算不明白越让你算,这让我一直感到不安全,放假也不能踏踏实实放松,老是担心,逼迫自己在能力多的时候尽量多做,这是从小形成的。”

没有安全感令成年之后的李冰冰成为一个害怕休息的人,“真的给我两三天时间休息,我老觉得如果一天什么事都没干,这一天浪费掉了,就会有一种歉疚。”李冰冰说这种心理来自她的母亲。

李冰冰用“极其自虐”形容母亲。母亲年轻时是个刀马旦。“家里买了个沙发,她从来没坐过,她觉得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待会儿是一种罪过,坐在椅子上看电视的时候,我妈妈从来都是把屁股搭在椅子边上,暂时地坐下来,她永远给我一种暂时感,从来没让自己彻底舒服地享受过。”

李冰冰会明确地告诉化妆师,假睫毛应该交叉还是一根根向前,会把腮红和眼影精确到具体的数字。 (韦来/图)

1991年,李冰冰进入哈尔滨市五常小学,成为一个音乐老师,在她成长过程中,这是令她最开心的日子。“读了师范学校音乐班之后,我突然在音乐文艺领域有了体现,一下子感觉找到了自我。”

当老师每年有两个假期,但学生们一放假,李冰冰就感觉自己像失业了一样,不知道应该干嘛。

当时李冰冰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也不知道父母对她的期待是什么,“那个年代,所有人都觉得考上大学你就赢了,我没有机会去考大学,也没有机会完成他们对我的期待,去体现赢了的价值给他们看,但我心里一直蠢蠢欲动想比划比划,变成一个赢的人。”李冰冰说。当时,只有中专学历的她老是觉得父母一直从心里看不起自己,这让她无论在师范学校如何找到自我,都仍充满不安。“你所有的能力都体现在音乐方面,但音乐并不受社会肯定,你在他们的心中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