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言】国家监护权是一项系统工程

南京一则虐童事件,发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律师、记者,孩子是领养来的,一下子成为舆论焦点。人们几乎都支持剥夺男童养父母的监护权。由国家出手剥夺父母的监护权是很容易的,但国家“夺权”之后如何妥善安置孩子?

家长虐待孩子的新闻,时有所闻,最近一宗发生在南京,由于这起新闻具备了触发传播的种种要素:男童身上的累累伤痕通过照片展现出来,触目惊心;虐童行为发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孩子的父母是律师、记者;而孩子是领养来的,所以一下子成为舆论焦点。目前孩子的养母因为涉嫌故意伤害罪已被刑拘,但其对孩子的监护权是否会被剥夺,还要等调查结果。从公众的反应看,人们几乎都支持剥夺男童养父母的监护权。

可以肯定,这不会是最后一宗家长虐童案。因此,寻求应对虐童行为的化解之道,将是不会过时的话题。

西方社会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护,基本上都沿着“国家不断扩权-父权不断收缩”的发展路径。近代之前,未成年人普遍被当成家庭、宗族、庄园主的附属物,监护权是父权的自然延伸。但现代国家已不再承认父母对孩子的支配权,监护权也被从亲权分离出来,成为可以经由国家之手发生转移的独立权利,国家作为未成年人的“公共家长”,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