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荒,法院慌:事情正在起变化

想来的少,想走的多。传了很久的法院人才荒,可能真来了。下海当律师的其实仅是少数。许多法官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工作重,责任大,风险高。

律所公开“面向公检法”招聘是有点夸张,但正好击中了法院的不安和敏感。 (何籽/图)

服务期满不能随时走人,考公务员全院批评……北京多区法院限制法官辞职规定惹争议。

下海当律师的其实仅是少数。许多法官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工作重,责任大,风险高。

“辞职也好,调离也罢,反正法院从来最不缺的就是人。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外面还有那么多挤破头想进来的呢。”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法院院长刘洪军于2015年3月在干警大会上号召,面对司法改革带来的暗潮汹涌,法官要“点亮信仰这盏心灯”,静心工作。

事情正在起变化。2015年4月,随着各地公务员考试报名的陆续结束,基层法院的真实吸引力浮出水面。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有8个省份出现了法院岗位无人报名或人数不够而取消考试的情况。

与之相呼应的,是一些法院对法官离职的限制。4月3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发布文件,要求符合特定条件的法官在五年服务期满的情况下,签署延长服务期的承诺书。

想来的少,想走的多。传了很久的法院人才荒,可能真来了。

离开法院:有人跳,有人逃

4月14日,是法官陈特离开工作了14年的北京市高级法院,到德恒律师事务所报到的第一天。新单位开出的价码,是“享受合伙人待遇”。

比他早一年离职的广东省高级法院前法官刘仕毕,现在在一家金融公司做产品销售,同时筹备成立一家律所。

据他们介绍,原单位这两年离职或调走的法官都有五六个人,比以前略多,有一线办案法官,也有后勤和审判辅助部门的。提辞职时,法院领导会挽留,但基本不会卡人。

发达地区的高级法院一般不太担心缺少人才,既可以从辖区内的下级法院遴选,也可以从落后地区的法院招。刘仕毕就是2004年从云南省沾益县法院到的广东。

基层法院情况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