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医生“误诊”尘肺病被捕后 职业病认定困局亟待破解

职业病医学诊断和认定没分离,医生群体战战兢兢,劳动者也不能尽早地得到诊断、救治和赔偿。

尘肺病被称为“上半辈子用命来换钱,下半辈子用钱换命”。(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12日《南方周末》)

对综合医院而言,当前各地区职业病诊断收费标准不一,不能成为医院主要收入来源,而且涉及劳动关系,承担的责任超过普通医学诊断,很容易使医院和职业病诊断医生陷入工伤纠纷。

职业病医学诊断和认定没有分离,不仅使医生群体战战兢兢,也使劳动者不能尽早地得到诊断、救治和赔偿。

贵州航天医院三位职业病诊断医生,2017年11月被捕,被指控至少将393名不应诊断为尘肺病的患者诊断为尘肺病,造成约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引发社会各界关注。

这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问题被指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羁押七个多月后,目前张晓波、董有睿、黄亨平三名医生正取保候审在家。

据黄亨平的妻子舒女士对媒体介绍,事发源自2016年上半年煤矿企业的举报。同年8月,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国家社保基金的经济诈骗罪为由对黄亨平立案侦查。次年11月,罪名变更为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连同该医院职业病尘肺病诊断小组参与诊断的另外两位医生张晓波、董有睿,分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羁押期间,公安机关曾拒绝三名涉事医生家属取保候审的申请。

2018年2月14日,贵州航天医院暂停了职业病诊断。目前,该案正处于检察院第三次审查起诉阶段。

南方周末追踪调查发现,尘肺病诊断,本是医学问题,却涉及煤矿企业、劳动者以及社保部门的利益博弈,其反映的职业病诊断困境则更令人深思。

被煤矿举报的矿工

据大爱清尘基金网站介绍,中国约有600万尘肺病农民工,大多是采矿、石材行业的工人,因长期吸入粉尘而患上无法治愈的尘肺病。尘肺病是一种严重的职业病,一旦不能够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就不能够得到相应的医疗保障。因此,争取确诊成为了每一位尘肺病患者都要经历的艰难之路。

2009年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就曾引发媒体聚焦。被郑州职防所诊断为“无尘肺0+期(医学观察)合并肺结核”后,张对结果不满,后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肺组织活检手术以证明自己患有职业尘肺病。

根据工伤认定的相关规定,被诊断为职业病的矿工,可以获得相应数额的补助金。在上述贵州航天医院案件中,2016年6月,患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