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2017-2018互联网行业CSR观察报告》发布

2018年7月27日,由南方周末主办的第十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年会在北京召开。围绕“构建责任共识”的大主题,国内外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关注公益慈善及社会创新事业的政府机构、企业代表、公益组织及媒体人员等再次齐聚现场,共同探讨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之道。

2018年7月27日,由南方周末主办的第十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年会在北京召开。围绕“构建责任共识”的大主题,国内外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关注公益慈善及社会创新事业的政府机构、企业代表、公益组织及媒体人员等再次齐聚现场,共同探讨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之道。

针对目前互联网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现状,年会现场发布了《2017-2018中国互联网行业CSR观察报告》(下称报告)。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2017-2018互联网行业CSR观察报告》发布

互联网发展新阶段与“基础设施时代”的新责任

互联网发展至今,早已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早期的通讯、信息、电商等简单服务,到成为全方位覆盖的基础设施,互联网企业注定要承担起更多的公共责任。

实际上,互联网不仅广泛而深入的渗透到社会、经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互联网文化、思维、观念、方法,塑造的全新的经济形态,也必然给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带来全面而深刻的变革。在履行社会责任的动力、手段等方面,互联网企业较传统企业有了深刻的变化。

互联网在中国发展到现今阶段,基础设施的属性愈发清晰,其应用也无孔不入。尤其是几大互联网巨头,凭借无往不利的流量资源,在各自平台上不断添加新的功能、应用场景,几乎可以涵盖社交、购物、咨询、支付等等,生活的方方面面。

报告指出“互联网公司从一个独立的商业实体,发展成为社会、经济基础设施之后,已经从以往单一的行业竞争转向生态竞争,从商业利益的内生需求出发,企业有了维护公共利益,激发社会公益的动力,这就使得企业在日常管理中,采取更加开发的姿态,兼顾多方利益。

报告发布现场介绍了“头腾大战”的案例,提出作为基础设施的巨头们,除了自身经营性指标的考核外,诸如用户的便捷程度、经济运行规律、社会管理成本等等因素,都将左右企业的发展战略。如果互联网企业不把这些指标纳入未来规划,很有可能被其它竞争取代的风险,或者被政府、社会结构介入,直至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承担社会主流价值指标。

南方周末公益研究中心公益合作发展总监郑硕发布

社会责任内生性不断增强

报告认为,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新变化,将带来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的变革。互联网+、移动支付、物联网、大数据等等新业态,将塑造出企业社会责任的新特征。

2007年,阿里巴巴发布了第一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此后一直宣称“企业社会责任内生于商业模式”,例如,“农村淘宝战略”为农村扶贫带来了新思路,“高德地图”的大数据分析,缓解了城市交通拥堵。

互联网行业发展日新月异,各种新兴商业模式层出不穷,优胜劣汰之后,形成了一批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的商业模式。

同样在2008年,腾讯发布第一份社会责任报告《腾讯企业公民暨社会责任报告》,发起“老有所衣”公益活动,探索互联网社会化公益新方向,自主研发TAV 杀毒引擎,推动中国互联网安全。

为了使这些商业模式长久平稳运行,各个市场主体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行之有效的管理机制,形成了企业的内生性原则,使得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更加主动,各市场主体充分运用这些内生性规则,进行内生性治理,以实现互联网行业高效、有序运行的治理目标。

新世纪以来,互联网是对老百姓生活,以及社会形态改变最大的一股力量,移动支付、共享汽车、共享单车、互联网外卖等创新无时无刻不在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同时也转变了经济运营模式,提升了效率。

政府、社会与企业多边参与社会治理

报告指出,政府和社会的介入,将会成为互联网企业运营的常态,企业和社会共治模式将会成为趋势。

共享经济的崛起,让这一趋势更加明显。以共享单车为例。与过往市政公共自行车、私人单车相比,共享单车无桩停放、即走即停的模式,对个人出行是极大的方便,但随之而来,乱丢乱放、占用人行通道等弊端也十分棘手。

2017年7月,成都发布了首个拟管理方案。对企业应设立准入门槛及管理标准,当有企业在车辆质量、停放管理等方面不合乎标准时,有关部门有权依据法律法规对其进行清理、处罚,甚至让其退出市场等。

多方因素促成了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由单边治理走向社会共治。互联网平台各个经济主体,根据交易关系构成了以企业为核心,以用户、商家、平台、政府等等,为辐射的关系网络,网络中的各方主体承担的责任内容不同,责任大小各异,形成了圈层式的社会责任网络。

同时,互联网企业开始积极参与社会治理工作当中。《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 2017年,中国政务服务线上化明显加快,网民线上办事使用率显著提升,政务服务向智能化、精细化发展并向县城下沉。

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与政务服务不断融合,服务不断走向智能化、精准化和科学化;服务内容不断细化,从车主服务、政务办事到医疗、交通出行、充值缴费等方面,全方位覆盖用户生活;县城政务移动化速度加快,包括天气、工商、司法、公安等领域在内的县级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发展迅速。

互联网技术与模式的日新月异,正在弥补政务信息服务最后一公里不足的短板。近几年,全国各地基层社会治理推崇的网格化管理,离不开互联网企业的支撑。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互联网层出不穷的模式创新,技术创新,为履行社会责任提供了崭新的范式。2012年12月,百度“人脸识别搜索”技术面世,2016年11月,该技术开始应用于走失人群。今日头条和阿里巴巴也先后于2016年2月和5月分别上线了“头条寻人”与“团圆系统”。

除了互联网寻人项目外,京东公益在物资募捐上发力,京东物资募捐平台自2017年3月上线后,为有闲置衣物、过期药品、空瓶等物资的消费者提供募捐平台,依托自诞生以来的物流优势,将物资输送到提供捐赠服务、环保再生的公益组织,通过它们实现物资的再分配。

“互联网+公益”的模式大大提升了普通大众参与公益的积极性。互联网对于公益的渗透力会持续增强,通过科技赋能公益的形式,让互联网平台、捐赠人、公益机构、企业与受捐人逐渐构成一个完整的公益生态。

但随着新技术的不断引入与应用,安全隐忧也成为伴随互联网企业履行社会责任始终的短板。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新的安全隐患,特别是互联网数据泄露风险加大,高价值的敏感数据泄露成为互联网安全威胁的热点。

一方面,互联网业务线扩展,互联网平台越来越意识到,数据信息的价值,对收据的收集、分析,成为规定动作;另一方面,互联网与生俱来的开放特质,使得大量数据存在暴露的高危风险,利用各种技术漏洞,可以采集、存储、追踪特定人员和行为数据。除了技术缺陷之外,模式创新也伴随着风险。

同时,郑随着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互联网从业人员成为高新代名词。外界对于互联网行业有着高薪、高福利的整体印象。然而,高薪水背后,人员流动频繁也称为行业特性,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流动为被迫流动。

一些互联网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避签劳动合同、滥签竞业限制协议、混同用工混淆劳动关系、利用规章制度规定随意解除劳动关系、公司频繁重组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等等现象。这些现象的存在,无疑是在侵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互联网企业以及互联网衍生行业的员工的隐形福利,有被扩大损害的趋势。互联网企业,也应该建立健全集体协商机制,督促企业严格保障员工权益。

互联网发展到现今阶段,寡头化、平台化趋势愈发明显,互联网渐渐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与传统的邮政、电信等基础公共服务性质浓郁的传统行业类似,互联网行业同样需要承担更多的公共服务职能,这是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的源泉所在。

与此同时,互联网带来的影响是深刻的,它的价值共享、深层赋能、共赢合作等等价值观念,使得它们在处理商业经营与社会中责任的关系时,更加重视合作、分享与供应,打造可持续的社会责任价值生态圈。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