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平冤路上律师被迫“编谎”

案件再审时的主审法官、时任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胡云腾曾撰文说,该案的审理,创下了最高院指定异地复查刑事申诉案件的先例。

(小尘4x/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2月14日南方周末创刊35周年特刊·南周人物系列)

案件再审时的主审法官、时任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胡云腾曾撰文说,该案的审理,创下了最高院指定异地复查刑事申诉案件的先例。

临近春节的下聂庄村,各处挂起了红灯笼,村委会门前的大槐树上还箍了一圈红绸缎。

不远处聂树斌家的房子,一年前刚翻新过,水泥砌过的墙面,锃亮的红瓷砖,乌黑的大铁门,正门上方镶有“鸿福吉祥居”五个字。

尽管已经离世24年,但聂母还是在家里给聂树斌留了房间,后来翻修房子的钱,则是用聂树斌的生命“换”来的。

1974年,聂树斌生于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县(现鹿泉区)申后乡下聂庄村,1995年,21岁的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法院认定的罪名是强奸和故意杀人。

十年后,疑似“真凶”王书金出现,后又经过长达11年的等待,聂树斌获得平反,聂家获得268万元国家赔偿。

这桩“一案两凶”的蹊跷事,2005年被曝光后,就持久搅动着司法系统的神经,最终成为里程碑式的案件。

案件再审时的主审法官、时任最高法审委会专职委员胡云腾曾撰文说,该案的审理,创下了最高院指定异地复查刑事申诉案件的先例。

南方周末报社2005年亦迅速跟进报道该案。随后十多年,陆续刊发了21篇报道、4篇评论、3篇记者手记。聂树斌案的走向,南方周末始终关注。

图为患有偏瘫的聂树斌父亲聂学生在家附近。(视觉中国/图)

“那孩子怎么样?”

聂母张焕枝已经75岁了,这个冬天来临之前,她离开了居住数十年的下聂庄,搬到石家庄市区,与女儿同住。

儿子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后,张焕枝与老伴聂学生既要忍受内心的痛苦,又要承受外界的压力,一路坚持到儿子平反。家庭放晴了,老伴却在一年后离开了人世。

聂学生去世后不久,张焕枝就搬到了女儿家。此前,女儿聂树慧一直想让张焕枝搬到城里住楼房,但张焕枝没答应,一聂家的邻居告诉南方周末,张焕枝说她怕打扰女儿女婿。

邻居们一度也怕“打扰”聂家人。多年来,他们不敢主动跟聂家人提起聂树斌的事,只有等到聂家人自己提,邻居才敢说。

邻居王金瑞脑海里有关聂树斌的最后画面,还停留在1994年9月的一天,正好是中秋节,聂树斌去收庄稼,他拿着农具,一边跑,一边往后扭头。

前几天,已有疑似便衣到村里暗中调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