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盘里的花花食界

与西方、南洋“外貌协会”式吃花套路不同的是,一朵花要被咱们老祖宗pick进食谱,第一要素绝不是好看,而是可口。中看不中吃的东西,连海选都过不了。

鲜花,米其林大厨的宠儿

两朵黄紫的三色堇、几朵湛蓝的星星花,再配点红白相间的石竹,还有橘黄的金纽扣、白色的小雏菊……

名为Gargouillou的多彩温沙拉 (作者供图/图)

这些清晨刚从后院摘得的娇艳小花,并没被插到花瓶中,而是摆进了餐盘。主厨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将这些五彩斑斓的小花朵行云流水地穿插在预先处理好的数十种瓜果蔬菜和一片煎火腿之间,原本朴素平实的蔬果沙拉顿时变得俏丽、灵动起来,像是把餐厅落地窗外生机勃勃的初夏景致浓缩到一方餐盘中,不仅让你看到、闻到,还亲口尝到自然的神奇与美好。这道名为Gargouillou的多彩温沙拉,是连续18年保持米其林三星的法国餐厅最富盛名的招牌菜,被誉为“世界最美沙拉”。

如今的西餐体系里,不仅是沙拉,前菜、甜点,甚至大鱼大肉的主菜,只要得到鲜花的加持,格调瞬间飙升好几个档次。从常见的三色堇、石竹、小雏菊、玫瑰、薰衣草、康乃馨,到乡土的向日葵、瓜豆类花,还有不问度娘都叫不出名字的娇堇、金纽扣、星星花、香蜂草、矢车菊、旱金莲、千日红、紫罗兰……几乎是将一片鲜花盛开的原野搬上餐桌、融进菜肴。更讲究些的餐厅甚至拥有自己的花园,种满时令瓜果蔬菜、香草鲜花,每天什么花开得最靓,什么菜生得最嫩,什么瓜结得最好,择优摘取烹制,菜单随季节变换更迭,每个月甚至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体验。

盛开的大马士革玫瑰 (新华社/图)

西方国家虽然热衷于鲜花入菜,但更多是将其作为配角出现,装饰作用远远大过味觉体验。这些西餐食用花几乎没什么特别味道,甚至没有香气,它们之所以被广泛运用,大概正是因为它们既能为菜品颜值锦上添花,又不会在口味上喧宾夺主吧。唯一能C位出道的食用花卉,恐怕只有玫瑰了,尤其是保加利亚的优质大马士革玫瑰。除了绚丽的色彩,还有迷人的香气,入茶可以提香,入菜可以增色,做甜点更是味道与颜值齐飞。若是制成玫瑰酱,清甜的滋味融合玫瑰幽香,搭配醇厚的司康与滑腻的英式浓缩奶油,一口吃出初恋感。也许有人会问:为何没有薰衣草?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的确举世闻名,但薰衣草用来做茶和甜点的只是极少一部分,更多是进入化工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