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植树造林

历史不应像烟囱和电线杆那样直白,它可能更像一棵棵鲜活的树,有主干也有枝叶

历史不应像烟囱和电线杆那样直白,它可能更像一棵棵鲜活的树,有主干也有枝叶

“历史大众化”近年似已形成风潮,让我们这些学历史的很受鼓舞。不仅中国,现在西方大学历史系一个日益发展的分支就是所谓“公众史学”(publichistory),已经成为不少博士的就业方向。其实公众对往昔的兴趣和需求始终存在,近年大量历史剧的出现,正呼应着大众希望了解历史的需求。

有些历史研究者常对电视中的历史剧提出商榷,我以为大可不必。电视剧就是电视剧,不能要求它像严肃的著作一样精准;况且我们很多史学著作不仅没有什么“可读性”,实在也并不怎么精准(有人甚至以为精准不是史学追求的目标)。在所有学科中,史学本应是最需要讲故事也最适合于讲故事的。我们的历史著作写出来不能让老百姓喜欢,责任应该在研究者本身(包括我自己)。

电视剧的一个好处是有许多迂回曲折的“情节&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