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时代:她们还可以选择什么?

海归马琼在约会时常常隐匿自己的博士学历信息,不善与异性打交道的她曾在网上学习如何向男性撒娇;名校硕士克里斯蒂·杨是公关公司女老板,经济独立,性格外向,希望未来的伴侣能够支持自己的事业;哈尔滨小镇女孩张梅独自闯荡北京,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和八名女性共用一个卫生间,每年都面临父母让她回家相亲的压力;长腿艾薇是职业情妇,开着情人的阿斯顿·马丁轿车,畅想自己是否会找到丈夫。

据统计,2018年全国结婚率仅有7.2‰,创近十年新低,越来越多的女性表示不愿意为了爱情或家庭放弃职场或事业,这个比率甚至高于男性。(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2日《南方周末》)

“我们女人正逐渐成为我们想要托付的那个男人。”

海归马琼在约会时常常隐匿自己的博士学历信息,不善与异性打交道的她曾在网上学习如何向男性撒娇;名校硕士克里斯蒂·杨是公关公司女老板,经济独立,性格外向,希望未来的伴侣能够支持自己的事业;哈尔滨小镇女孩张梅独自闯荡北京,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和八名女性共用一个卫生间,每年都面临父母让她回家相亲的压力;长腿艾薇是职业情妇,开着情人的阿斯顿·马丁轿车,畅想自己是否会找到丈夫。

十年前,美国记者玫瑰来到中国,用三年时间寻访了上百名单身女性,最终这四位未婚白领女性成为她的新书《单身时代》中的主角。

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白领婚姻状况中“未婚且单身”占比最高,为40.18%。其中,单身女性占比38.59%。白领认识异性的途径相对传统,28.58%通过工作认识,23.46%通过朋友介绍,还有14.67%几乎没有接触异性的途径。超过40%白领认为婚姻不能将就,14%白领认为不结婚可以享受自由。

2019年,新书签售会上,一位开了两家公司、自称“剩女”的年轻女孩斩钉截铁地告诉玫瑰,“到了25岁,我也肯定不会结婚。”玫瑰发现,十年前那个带有恶意的词汇“剩女”在中国发生了转变,至少女性不再排斥这个词汇。

但玫瑰依旧奇怪,对中国消费经济贡献巨大的单身女性在职场中为什么常常遭遇排挤?有生育渴望的单身女性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实施冻卵手术?诸如此类的问题让她疑惑。

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过2亿,占总人口15%左右,独居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在中国,单身女性面对婚恋与生育仍有诸多迷茫与未知。

“很多男人想和她结婚,但是她不要”

玫瑰初见艾薇时,卡地亚手表、迪奥女包、香奈儿耳环、巴宝莉羊绒风衣、路易威登漆皮高跟鞋将她从头到脚包装成光彩熠熠的奢侈品。

艾薇出生于成都中产阶级家庭,毕业于戏剧学院,职业是情妇。

年少时,艾薇爱过一位老乡,但恋情迅速告终,因为对方的家庭教育无法令她满意,她要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

依傍富人的艾薇生活富足,供养父母,还在北京买了一套房,但内心仍有所期待:有一天会和谁在这里一起生活?

在玫瑰的众多采访对象中,艾薇是独特的。玫瑰结识的大多数单身女性,虽然不想结婚,但对稳固的恋爱关系怀有憧憬。她曾试探着询问艾薇选择成为情妇的原因,对方的回答极为坦率:“我不是男人们要娶的那类女人,但事实证明,我是男人们想要有暧昧关系的那类女人。我不想改变自己的本性,只想利用同几个男人相处,使我既有自由,又有资源,可以避免成为他们当中一个人的私有财产。”

玫瑰发现,在中国,一些女性成为情妇的原因同艾薇一样,不是为了物质财富,而是为了人脉和资本。有的获得近100万美元投资,推出自己的系列化妆品;有的获得200万美元投资后,成立了广告公司。

艾薇很懂男人,马琼则完全相反,她不懂如何与男人交往。

27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