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背后:从流水线到谷歌办公室,她没有成功学可讲

“我不是谷歌的正式员工,但坐在下面听我演讲的人都是谷歌正式员工。”父亲难得地给了鼓励。

他曾是反对孙玲读书上学的那个人,儿子不上学,他就干脆让女儿也辍学一年。

人们愿意相信,在这个年代,一个出身农家、没钱上学、在流水线打工的女孩,完成这样的人生跨越,必然有自己的一套成功学方法论——并且可以复制到自己身上。

TED深圳演讲之后,孙玲被观众们围起来交流,他们建了个群,有人将群起名为“励志姐孙玲沟通群”。(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1月23日《南方周末》)

“我不是谷歌的正式员工,但坐在下面听我演讲的人都是谷歌正式员工。”

父亲难得地给了鼓励。他曾是反对孙玲读书上学的那个人,儿子不上学,他就干脆让女儿也辍学一年。

人们愿意相信,在这个年代,一个出身农家、没钱上学、在流水线打工的女孩,完成这样的人生跨越,必然有自己的一套成功学方法论——并且可以复制到自己身上。

2019年12月1日,TED深圳年度大会,29岁的孙玲向五百余名观众做了场演讲。

活动手册上这样介绍眼前这个高高扎起马尾的女性:

“出生成长于湖南娄底一个小村镇的她,12岁经历初中被迫辍学、19岁高考失利,当过理发学徒、流水线生产女工。“在意识到需要改变自己的20岁,她用全部家当自主学习完成软件编程、掌握英语能力,在10年时间的不懈努力之下,她成功申请到美国留学,现作为程序员在美国Google工作。”

境遇反差,人生逆袭,在这个极度渴望成功的城市,没有比这种鸡汤故事更励志的了。

但故事主人公不这么认为,演讲后,她和粉丝们面对面建了群,有人起名为“励志姐孙玲沟通群”。“我不喜欢被叫做励志姐。”她掏出手机来看了看,小声抱怨了一句。

当晚,在成为群主后,她将那个名字改掉了。群名变成了“我们在2019TEDxShenzhen”,孙玲将自己隐藏在活动信息之中。

她其实并非谷歌员工,而是EPAMSystems公司的一名程序员,负责公司的谷歌云合作业务,办公地点在谷歌。EPAM是一家信息技术服务公司,在全球提供软件开发和产品工程服务。

这点身份差异并不影响更多人对她的追捧。人们愿意相信,在这个年代,一个出身农家、没钱上学、在流水线打工的女孩,完成这样的人生跨越,必然有一套成功学方法论——并且可以复制到自己身上。

那一刻她突然感觉自卑

孙玲待在流水线上的时间不到两年,头上却一直顶着“女工”的标签。

十年间,从一个没上过大学的流水线工人,到在谷歌大楼工作的工程师,孙玲的经历被不同的公众号树立为了一个鸡汤故事。人们津津乐道于她的低起点和高成就,在她身上探究成功学的方法论。在2019年末的这场TED深圳年度大会,她直视着台下500名观众,说出自己的改变动因:“其实我想跟大家说,我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我没有什么长远的目标,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我一般都知道,当下的我不想要什么。”

她为自己作出的每个决策,几乎都基于能否解决当下的问题。

这番话孙玲讲得很顺利,没有卡壳,没有忘词。

演讲结束,她神情舒张,说话音调上扬,走路甚至蹦了几步。为忘词准备的冷笑话,没派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