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捐赠的通关之路

“大家都是人人自危之时,依然散发各种光和热的善良之人,感恩相遇!”

医院的缺口仍在,民间的奔波仍在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大家都是人人自危之时,依然散发各种光和热的善良之人,感恩相遇!” 

医院的缺口仍在,民间的奔波仍在

志愿者在运送物资的路上拍摄的武汉夜景

“让爱正确落地”

2020年1月前,武汉姑娘Ginger从没想过自己的命运会与这么多人紧密相连,以这样一种意外的方式;就像她从没想到从事美妆护肤行业的自己,会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成为一个民间志愿者团体的发起人。 

这是个名叫“武汉口罩小分队”(下称“小分队”)的微信群。“小分队”成立于武汉宣布封城的1月23日。

当日,包括武汉协和医院、湖北省儿童医疗中心、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等多家医院相继发出紧急求援公告,向社会征集护目镜、N95口罩、外科口罩、医用帽、防护服、防冲击眼罩等物资。一线物资严重匮乏的消息通过社交网络迅速传播,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

当时还在迪拜姐姐家过年的Ginger希望出一份力,她发了一条朋友圈,朋友间响应热烈。因为身在海外,Ginger的计划是由她筹款,几个好友负责购买医用口罩,并开车把货物直接送到武汉市内几家公开求助的医院。“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多一个口罩,就多一份防护,也就多一份生的希望。”

筹款和购买都很顺利,他们很快就以募集的四万元购入了10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但因为货源在仙桃,那时进出城通道已被管制,送货的车无法进城,最后他们多方联系到中南医院,后者派了一辆救护车,才成功在24日凌晨将这批货运达目标医院。

按照原计划,Ginger的捐赠行动本该就此而止。其实,早在她开始这一计划时,就有朋友私下提醒,这种民间募捐的行为存在很大风险,万一哪里没做到位,或者有人举报,责任太大。Ginger承认朋友的话一度动摇了她的想法,直到他们排除万难成功送达第一批捐赠物资。

拖运民间捐助物资的救护车

“参与送货的朋友跟我说,那天中南医院来接应物资的救护车司机,年纪很大了。他每天要接送各种病人,但因为物资短缺,所有东西都留给了一线,他没有口罩可戴。我朋友就从车里拿了几个零散的口罩给他,结果有一个不小心掉到地上,那个司机赶紧捡起来,拍了拍灰就戴上了。”Ginger还记得,听完朋友对一线情况的描述,自己眼里已全是泪,她决定继续捐赠行动。

24日除夕夜当晚,小分队的第二批货,185箱共37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就已经在路上了。购买口罩的18.5万元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由小分队的多个筹款负责人通过朋友圈筹集完毕。从这次起,小分队组建起了自己的志愿者车队,也引入了更多专业的成员扛起了捐赠的几个关键环节,如医疗物资审核、财务报表登记、医院需求对接等等。

“在我看来,这是件很了不起的事。真正的操作过程比我们能表达出来的难得多。”据Ginger介绍,截至2月1日,小分队总共向医院、急救中心、社区、职能部门共96家,捐赠出约74.6万元的物资,既包括口罩、鞋套、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也有泡面、矿泉水等生活物资,资金主要来自935位个人捐赠者。

虽然小分队对自己的工作很认同,但一开始,身边不乏质疑他们从事民间捐赠必要性的声音。“我妈妈的原话是觉得我太强出头了,最开始的日子,我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不停地在沟通、协调、解决问题。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不理解,觉得这么多社会资源都被调度来支援武汉,为什么还需要我们这些普通人来回奔波,整天承担这么大的压力,甚至有人觉得我是在虚张声势。”

在一线运送物资的车队志愿者

在小分队的成员里,这样的处境很常见。一位叫“啾啾”的志愿者在1月28日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说,由于武汉封城突然,今年她是一个人在武汉过年的。啾啾参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