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情全记录

从2019年最后一天开始,南方周末即已参加了这场战“疫”。我们汇总这37天来的报道,呈现这一次大疫情的全景。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武汉一家定点医院的输液室里,坐满了输液的病人。 (李福荣/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2月6日《南方周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线报道”)

从2019年12月30日武汉卫健委“不明原因肺炎”紧急通告肇起,这场新冠肺炎大疫情已蔓延至全国,乃至全球不少国家。没有一座城市能独善其身,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一场公共卫生领域前所未有的总动员也已细致深入到了中国每一个行政毛细血管。

从2019年最后一天开始,南方周末即已参加了这场战“疫”。我们汇总这37天来的报道,呈现这一次大疫情的全景。

2020年新年第一天,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商家们还没来得及互相道一声“元旦快乐”,就要开始收拾东西关门了。

1月1日上午8时许,当南方周末记者赶到现场时,发现前一天还在正常营业的海鲜批发市场已开始休市整治。警戒栏外,身穿制服的城管人员把守着入口,并不时催促着在外面观望的商家赶紧离开现场。

休市源于武汉市卫健委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通报。至于何时重开,当时现场城管称“不会很长时间的”。

他没想到,这场以武汉为起点的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最终演变为举国参与的战“疫”总动员。

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的首则官方疫情通报算起,新冠病毒在30天内的确诊病例已超过2003年SARS疫情的确诊病例数。2020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为“全球突发性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这是世卫组织传染病应急机制中的最高等级。

截至2020年2月5日19时,国内感染新冠病毒人数确诊24433例,疑似23260例,治愈990例,死亡493例。

被质疑的信息公布

“最美口罩勒痕”护士汪俊的战“疫”记录,始于2020年1月1日。

她从武汉市武昌医院被派去支援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疫情暴发初期,整座城市新型肺炎患者都集中在此。

她被分在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病人年龄大多在六十岁以上,部分已经处于昏迷的状态,用着体外膜肺,靠机器维持生命。这让汪俊的心情也迅速沉重起来。

1月9日上夜班时,她听到了第一例患者死亡的消息,那曾是她照顾过的患者。

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曾在1月24日发表的论文中提到,第一例死亡病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发热、咳嗽和呼吸困难七天后入院治疗。这位61岁的患者正好被分配到她所在的病房。“我去金银潭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昏迷的状态。”

然而,华南海鲜市场封市24天后,一篇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上的论文提出了新的可能性。在武汉首批41名患者中,有14例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历史。首名患者没有去过该市场,其患病源头尚不可知。

是否因为官方疫情信息发布迟缓,导致错过最佳防疫时间?这一疑问成为春节期间媒体关注的焦点。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既有披露不及时的一面,也有利用有效信息来完善工作不到位的地方。“对于披露不及时,希望大家理解……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

关键一日

相比汪俊和市民的“后知后觉”,武汉一些医护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