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楼悲剧背后:杨金锵和上村三角地违建史

2016年底,杨金锵找来施工队把欣佳酒店每层的楼板铺上,铺到第四层的时候,楼栋的玻璃就开始发生破裂。

类似欣佳酒店的违规改建在当地屡见不鲜,被称为“闭门造房”。不少业主先建一个工厂通过验收,继而在工厂内部修筑住房,以达到违建目的。

多位上村人士透露,杨金锵在2012年建设大楼时曾遭到多次举报。“当时拆违还停留在不告不理的状态,只要把举报者摆平了就安全了。”

责任编辑:何海宁

2020年3月10日,泉州欣佳酒店坍塌事故现场,一名幸存者在被困69小时后获救。(新华社/图)

2020年3月7日晚七点,再过一个小时,泉州男孩小贤就可以解除隔离,和妈妈一起离开欣佳酒店——一座位于鲤城区城郊的区级重点疫区人员隔离酒店。

意外在八点前到了。

七点刚过,酒店楼下传来一声巨响,小贤刚跑到窗边一看究竟,楼梯就开始垮塌,“像坐电梯一样直接往下坠,然后就没知觉了”。

整栋大楼面向公路倾塌,将混凝土屋顶横陈在路人眼前,屋顶和后方曲折变形的钢结构骨架呈人字形拱立,几十个空调挂机掉落在后方厂房的屋顶,暗示着其作为隔离酒店的资格——需要配备单体式空调。

在崩塌数分钟前,酒店老板杨金锵接到了装修施工人员的电话,告诉他大楼一层的柱子发生了变形。

当晚十点,杨金锵在电话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在现场了啊,现在没空说话,晚一点好不好?”语气淡定,带着闽南话特有的尾缀。

过去二十多年,杨金锵和一众伙伴在这片由南环路、江南大街和常泰路合围起来的三角形地块周边开疆拓土,成为乡邻口中“很厉害的人”。直至大楼轰然倾塌,违建警钟再度盘旋在这片三角地上空。

这起在疫情期间突如其来的安全生产事故,救出70人,罹难29人。3月13日,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发布初步调查结论:该项目未履行基本建设程序,无规划和施工许可,存在非法建设、违规改造等严重问题,特别是房屋业主发现房屋基础沉降和承重柱变形等重大事故前兆,仍然心存侥幸、继续违规冒险经营;地方相关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打非治违”流于形式,导致安全关卡层层失效,最终酿成惨烈事故。

掘金三角地

欣佳酒店大楼前立着一块界牌,往东是福建省泉州市的中心城区鲤城区,往西则是泉州下辖的县级市南安市。

酒店门前的南环路就是连接两个城区的主干道,沿着这条路,欣佳酒店附近两三公里是泉州有名的南环路汽车商圈,分布着两百多家汽车销售机构,这些店大多是近十年建设起来的。

南环路建成于上世纪90年代。在此之前,东侧的村庄名叫“上村”,也就是事发地常泰街道上村社区,2003年由村改社区。上村人将这一片统称为五七农场,也称旧农场。

80年代时,这一地块成为当地乡镇经济发展的基地。1992年,上村尚隶属于江南镇,当年该镇注册成立泉州市江南农业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作为统筹开发五七农场的乡镇企业,法人代表杨金锵,成为杨金锵开发利用农场土地的起点。

1995年,杨金锵注资成立的泉州市新星机电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星机电),共有7位股东,包括江南农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柔翡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