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铁锹杀人案”:一场凶杀,一次自杀,两个破碎的农村姻亲家庭

“六锹,打了六铁锹,她才3岁。”令女童爷爷王南乐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要对孙女下毒手。王南乐比划着手势,重复着“六锹”这个数字。

事件的起因是一起车祸,“调解过,疙瘩解不开。”一位村干部解释,双方在赔偿金额方面分歧较大,“一家要的多,一家没那么多钱”。

王海波去给马钊当司机,是妻子马红莲母亲的提议。马红莲说,姥爷马分河对她妈妈极为不满,“说没有这个女儿”。

如今,原本的血亲关系势同水火。马红莲说,马钊早已与他们断绝联系,没有任何接触。事已至此,唯一的希望是女儿能早日康复。

责任编辑:何海宁

王海波母亲就是在自家门口被打死。大门上被嫌犯贴了白纸,至今还留着没能清理干净的遗迹。 (南方周末记者 李在磊/图)

两名光膀男性,其中一人头发泛白,手持铁锹,将一名成年女性拍倒在地,连续击打头部,直至失去反应后,转身用同样的方式攻击旁边一名3岁女童。

整个过程只有十几秒。另外一名手握短刀、身材佝偻的老汉,全程站立观望。

这段发生于2020年7月16日10时许的惨案视频,在网络上引发轩然大波。约一周后,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区公安分局通报称,这起故意杀人案致一死一重伤。其中,女童目前已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六锹,打了六铁锹,她才3岁。”令女童爷爷王南乐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要对孙女下毒手。王南乐面对南方周末记者,比划着手势,重复着“六锹”这个数字。

在这场肇起于一起普通交通事故的悲剧里,施害者和受害者还是姻亲关系,但却引发如此血案。8月1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韦各庄村,只见施害者马家大门紧闭,邻居称,案发后他们便离开村子,至今杳无音讯。而在2.6公里之外的案发地河北王庄村,村民仍未从惊恐中完全平复,“刚开始几天,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一位村民说。

在铁锹案发之后,另一个悲剧发生了:持锹人马艳田作案当天服农药自杀,并于第二天晚上身亡。

农村血案

因为与杀人嫌犯打过一次照面,胡同口小卖部老板李智英至今仍觉心有余悸。7月16日清晨开门营业没多久,李智英发现,一群闲人聚集在路边议论,她打探得知,原来刚刚来过两个老头,砸了一通邻居王海波家的大门,然后扬长而去。

村民都知道王海波“摊上了麻烦事”,此前已有人找上门闹过事。

闹事者是马艳田与其父马分河。李智英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王家大门被一根粗竹竿抵住,门上贴着大片白纸。“平时谁家死人才贴白纸。”她解释。

上午将近10点钟,王海波妈妈骑电动三轮车带着孙女回来,没来得及开锁进门,便遇上了马家二人。

马分河拿着一把刀,马艳田拖着一把铁锹。“我吓得腿都发抖。”李智英说,她堵了一下拿刀人的去路,被一把推开。

7月30日,王海波的本族堂叔王金天,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一份更为完整的视频。 “动作很快,杀了人就走,叫人根本来不及。”王金天说,那天是马分河先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思考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