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桃花源的日本人,又开启了一次集体出逃

在日本东京,行人戴口罩从樱花树下经过。 (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图)

每一个都市人心中,都有一处自己的桃花源。当中国人还在谈论“逃离北上广”的时候,日本人却早已在都市和乡村反复横跳了数次。

近日,城市的聚集性病例频发,又点燃了不少日本人移居乡村的念头。随着东京再次成为日本新冠疫情的风暴中心,“逃离东京”“躲避新冠”等话题再度登上日推热榜。一些人还在把逃离当作笑谈之时,有些日本人已经悄然逃到乡下,开始了半隐居的生活。

日本NPO法人机构“故乡回归支援中心”首次推出线上咨询,还在5月底推出了“移居集市”,将一年一度的线下摆摊搬到线上,为人们介绍日本各地的风土和移居注意事项。非常时刻,当人流成为恐惧的最主要来源时,远离人群、偏僻娴静的农村成为不少人心中的完美庇护所。

一次出逃,两种生活

只不过,在逃离东京的人群中,各人境遇却不尽相同。

森永卓郎已经过了30多年两头跑的生活。在东京当大学老师的他,工作时间较为自由。每当闲时,他就回去东京邻县埼玉县所泽市的家。这里农田成片,举目皆自然,不少当地人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对森永来说,这是他远离都市喧嚣,追求田园诗意的栖息地。

寒假以来,森永一直待在乡村,遇上3月新冠在日本暴发,索性在村里长住,深居简出。他在租来的田地上种植蔬菜,再到附近熟络的农家买些食材,这就解决了一日三餐。知晓每份食材的底细,让人安心。

免除了从东京往返所泽市的舟车劳顿,森永得以在山中专注治学,偶尔还能向邻居讨教耕地和狩猎的经验。生活虽被疫情打乱,在乡村的治愈中倒也显得悠哉悠哉。

和森永相比,东京的IT工程师木岛胜则有点狼狈。3月中旬,他带全家出逃冲绳。彼时冲绳尚未暴发新冠。出逃本意虽是为了躲避瘟疫,悠闲度假的心情也伴随着木岛一家。他们包下了一座民宿,离海边很近,全家人还一起参观了冲绳水族馆等名胜。

愉快的出逃生活在4月中旬被完全打破。冲绳大规模暴发新冠。口音与当地居民显著不同的木岛一家频受冷遇。孩子在海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