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之后,东西部教育数字鸿沟仍难弥

首个冠以教育部名义的采购名录,反映了教育部为弥补疫情期间暴露出的东中西部地区在线学习差距而调整政策。

中西部地区学生在线学习的频次明显高于东部地区,家长的支持率也更高,但教师的意愿与在线教学能力比东部弱。家庭资本的重要性在远程教育中更加凸显。

“没有在线教育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只是统计数据,像98%已经接通了互联网等等。只有用起来,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70%的学生只能用手机上网,50%的农村学生每天上网不到1小时。”

责任编辑:吴筱羽

2020年4月13日,湖北秭归县杨林桥镇三渡河村三组,一名一年级学生在家用手机上网课。 (视觉中国/图)

首个冠以教育部名义的采购名录,于2020年84日发布。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教育部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中,关于信息系统建设与维护方面的内容占比颇重,涉及数字教育资源开发与应用、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等。

在不少教育界人士看来,这反映了教育部为弥补疫情期间暴露出的东中西部地区在线学习差距而调整政策。

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教育部教育信息化专家组副组长周洪宇建议,要统筹各级各类教育信息化的经费,对于网络带宽、平台使用、功能拓展等方面要采取联动服务费用的模式。通过国家、省、市、县四级分担的方式,采购成熟有效的联动教育信息化服务,破解基层学校面临的实际困难。

中西部地区学生在线学习的频次明显高于东部地区,家长的支持率也更高,但教师的意愿与在线教学能力比东部弱。家庭资本的重要性在远程教育中更加凸显。

这些发现,来自823日第二届中国西部教育发展论坛发布的《疫情期间中小学生在线学习的东中西部比较》报告。

报告的数据来源于国内疫情暴发早期,2020224日到32日。报告搜集了全国所有省份的教师18万余、家长17万余问卷。从教师的在线教育能力和家长对在线学习的态度等多个方面,分析了疫情期间中西部和东部在线学习的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东中西部教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小碧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