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所有人被迫学忽悠,优胜教育不会是最后一家”
教育市场“爆雷”未了事

在已“爆雷”的教培机构中,很容易发现消费贷的踪影。据此前媒体报道,韦博英语有八成学员办了消费分期。

沈军介绍,整个行业2020年的获客成本几乎比五年前翻了一番。

没有系统的课程体系,也几乎没有任何教研支持,周翔感觉自己加入了一家夫妻店,备课全靠自己上网找资料,开会则“基本在谈业绩”。

何以至此?沈军记忆中,市场环境改变的节点出现在2013年。这一年被称为在线教育发展元年,此后“烧钱大战”愈演愈烈。传统教培行业被推着进入“互联网+”。

(本文首发于2020年12月10日《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吴筱羽 何海宁

2020年10月22日,北京,一处优胜教育的培训中心大门紧闭,内部已经搬空。 (视觉中国/图)

创立21年的一对一辅导机构优胜教育,倒在了2020年秋天。加盟过五个校区的李玲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上一次类似的老牌教培机构“爆雷”,发生在一年前的秋天,2019年10月,成立逾二十年的韦博英语倒闭。

“没想到,一场疫情让我曾经引以为傲的事业瞬间崩塌。”

2020年11月5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发布致歉信,为他“个人的失败”向学员、家长、同事、加盟商和教育行业道歉。半个月前,他在直播中讲述优胜资金链断裂的过程,数度哽咽。

一家老牌机构“爆雷”的背后,是更多年轻机构的倒下。2020年以来,相继有兄弟连、明兮大语文等多家教培机构宣布资金链断裂并停止运营。当中既有各地线下机构,也有线上机构,分属不同的细分赛道,规模不一。

尽管陈昊称“疫情使事业崩塌”,但南方周末调查发现,教培机构频频“爆雷”,疫情只是导火索,几乎所有“爆雷”机构,此前就已“有病在身”。现象背后,是整个行业在商业模式、市场竞争等方面存在的既有问题。

加盟:“玩的就是现金流”

李玲2015年起加盟优胜教育,校区分布在北京和长沙。几年前她就觉得,这家公司“迟早会出问题”。这一判断,源于合作过程中优胜教育的种种表现:内部管理混乱,合同暗藏玄机,作出了承诺事后各种推诿扯皮。

“他的目的不是想把企业运营好,这个结果是必然的。”在“优胜投资人维权群”里,李玲遇到了更多同样遭遇的人。

一直未融资的优胜,采取的是加盟模式。陈昊在一家媒体采访的自述中透露,优胜全国一千两百多个校区,多数为加盟校区。他的讲述中,加盟商经营不善、“甩锅”总部,是导致优胜资金链断裂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但南方周末从多名加盟商处,听到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在他们口中,加盟校区的角色更像是优胜的提款机。

加盟商缴纳从数十万到数百万不等的加盟费,以自己作为法人注册公司,但不被允许参与校区运营。总部派来自己的校长,校长之上有城市总监、区域经理,还有运营、教务、营销和市场线的分管经理。

危机浮现之前,“省心”却正是优胜的某种吸引之处。

朱潇潇曾是优胜教育南方某城市的加盟商,当初吸引她加盟的,正是“只要投入就可以做老板”。“你什么都不懂,没关系,手把手帮你搞定一切,他们来负责经营管理。”朱潇潇说。

优胜与加盟商约定每月按51∶49分账,分的账,是刨去当月开支的预付款。预付款本是教培行业的一大特色——如今这已经算不上特色,与长租公寓的年付房租、健身行业的预付卡并无二致。

由于教学行为的长期性和连贯性,学员的学费都一次性缴纳。事实上,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就已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规定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但现实中,机构为了业绩,通过优惠手段吸引家长预交一年甚至几年的费用仍很常见。

预付款的本质是企业负债,但却很容易被当成企业资金。此前从未涉足教培领域的李玲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汪亚纯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