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持续的公益活动参与者”濮存昕:反正做就完了

新世纪的第一年,濮存昕从卫生部副部长手中接过“艾滋病宣传员”的聘书,自此,他的人生与公益紧密相连。2001年初,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义设立的公益基金正式成立,名字叫做濮存昕爱心公益基金。

对于公益传播,这被视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如今,已过耳顺之年的濮存昕仍活跃在公益事业一线,同爱心伙伴一起奔赴祖国各地,积极宣传预防艾滋病知识、捐助艾滋儿童、资助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开展了“让孩子笑起来”等多种形式的公益活动,还以政协委员的身份为多个公益议题提交提案。

有报道评价濮存昕把自己的世界一分为二:话剧舞台是他的“桃花源”,在那里他热情似火、废寝忘食,永远坚持极致的表达;而现实社会则是他的“真世界”,在这里他是中国最早的公益广告明星、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全国政协委员、艾滋病患儿学校名誉校长。

濮存昕说,“天下事不全是自己的事,但要当作自己的事参与。” 

让孩子笑起来

南方周末:可以介绍一下“让孩子笑起来”公益项目的情况吗?

濮存昕:这个是和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一起合作的,一开始是邀请玉树、大凉山的孩子们,让他们到北京,和北京的孩子一起参加夏令营,住在一起五到七天的时间。这个项目也有一些企业参与,让一些企业家或生活相对优渥一点的孩子,和贫困地区的孩子能够在一起,然后我们用艺术教育的方式来影响他们。

一开始艺术教育什么都有,有周笔畅来教音乐,有唱歌跳舞,还有汉语古诗词,最后还有点小话剧。

当时这边有一位藏族的小朋友,在两岁的时候被老鼠咬了鼻子,导致溃烂,最后就没了鼻子。在玉树做活动时,这个孩子被老师叫过来,问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一下,然后我们就把这个孩子接到北京给他植了一个鼻子。

类似这样的故事也有很多,这就是“让孩子笑起来”。

南方周末:当初为什么会想到做儿童型的公益项目?

濮存昕:在知青的情结里,有一个所谓第二故乡的事情。我当时下乡在黑龙江边上的一个叫宝泉岭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做了13年的“阳光下一起成长”。

过程中我选择为一家当地的豆瓣酱企业做广告,广告费就被用到这个项目上了。而且我们还会和当地教委合作,他们也会出一部分钱,这样一些公益活动的钱就解决了。当时组织孩子来北京,去了科技馆、长城,还去了人艺剧场看演出,为期也是一个星期。

有很多孩子参加“阳光下一起成长”,他们最后都能考到很好的学校,有考到清华北大的,有北京或上海的重点大学。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比较得意的活动,因为有成果。 

南方周末:企业的支持对您的公益项目意味着什么?

濮存昕:企业需要我做广告,他给我钱,我一想正好,就能拿这笔钱来做公益项目。

做公益不光自己在做,还可以集合起社会力量。有很多人愿意参与的事情,就能把它做得更好一点。比如有一些五星级酒店或四星级酒店的老总在做,他们开出非常便宜的价格让孩子们住在他们酒店。孩子不知道有这么高级的酒店,在酒店是两个人一间,有设施高级的卫生间。

也算是实现我们“开眼界、长知识、交朋友”的宗旨。

脚踏实地地做

南方周末:您平时一年要用多少时间来做公益?

濮存昕:这个时间我真的没有记得,反正做就完了,而且我们会持续地做。 

南方周末:在艾滋病防治领域持续做到现在,确实作出了很多贡献。

濮存昕:没有,不敢说,其实我们不想做大,也不想扩大,因为公益的事情做大了就容易控制不住。对一些善款你没有使用权,就很容易致使其闲置,要不就拿它去做投资。我们不会投资,就坚决不能这样做,我们就往小里做,做一个就做成一个,不想往大里做,我们坚持这种个人化和小规模化,不进行公开的募资。

而且基金会的钱跟我这个专项基金也不能够混,有多少就是多少。我自己可以往里头注入,这是一方面。然后就是之前说的拉着企业来做,要找我来做广告,你把这一部分钱直接往基金会打,这也是一种方式。

南方周末:后续有没有考虑借助新媒体平台进行传播?

濮存昕:暂时还没有考虑,因为艾滋病防治这部分主要是和卫健委、防艾的机构合作,他们有活动我就参加,比如说“防艾滋病进校园”,在13年前,我们走了十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这个我们还是真的是踏踏实实做的。

南方周末:学校您现在还亲自去吗?

濮存昕:去得还是挺多的,对广西就有很多。其实预防艾滋病的宣传有很多,也有许多朋友在这方面有能力,比如白岩松,他们很多人都是防治艾滋病的志愿者或者宣传员,我们分头做。去到地方就讲,然后和当地防治艾滋病的专家交流,去讲我们的社会理念。

坦率地说,我的专注力还是放在自己的业务上。我是名演员,很多时候,这些公益项目邀请你,这是不能够推辞的事情。你遇到了,所以就参与了。比如说“宝贝回家”项目,我觉得我只是跟着他们在做,而那些发起项目的才是真的在做事情的。

当时研讨会的时候,我们请来这些丢了孩子的家长们,他们一进来就跪一大片,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家庭的破碎和子女的失踪给他们带去的伤害,要求你必须得用自己的努力来帮助这件事情。

所以我想跟你说的是,我是一个持续的公益活动参与者。

今天如果有人来找我,我会看我是不是能够做好,我是不是也有时间去做。不能的话,你别挂一名,现在太多人挂一名,然后什么都不做,那样不好。

你要做就做实诚,要做就脚踏实地地做。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