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律师郭建梅:坚持才有希望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各个行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郭建梅的工作也难以幸免。上半年疫情较为严峻的时候,她几乎只能待在家里。

习惯了在外奔波,关在家里,有些无聊,不能干活,也颇为焦虑,郭建梅只好靠画画打发时间,让自己能够放松下来。这是她最近几年逐渐培养起来的爱好。

过去工作太忙碌,经常要为律所的工作、资金发愁,难免有时神经紧张、焦虑。她曾经有一段时间患了抑郁症。

2001年,因为长期为工作疲于奔命,压力过大,又经常见到各种权益受侵犯事件,她精神状态很不好,只能靠药物维持。

尽管后来痊愈,调整了自己的工作安排和团队的方向,但工作压力持续存在,甚至不断增加,她有时候也会担心自己再一次困扰于抑郁症。

画画是一个缓解压力的不错方式。她学的是油画,每当忙完工作,就去学画画,或者假期在家练习。

“自己能够放松一下。年龄大了,慢慢能够有一些兴趣爱好,一方面陶冶性情,另一方面,也让自己增加点正能量的东西,很开心的。我还是比较喜欢。”郭建梅称。

今年一年,虽然他们的工作因疫情受到影响,或停滞或拖延,但他们的几项重点工作还在继续。

起草一份关于女童性侵案的“司法指南”

从2020年初开始,她和千千律师事务所团队成员趁着疫情期间的闲暇,开始写一份关于中国公益律师过去25年的总结。

1994年,国家司法部建立法律援助制度。随着制度逐渐健全,各省开始自上而下建立法律援助中心,帮助那些无力承担司法费用,也缺乏法律知识的刑事案件当事人。

第二年12月,郭建梅辞去记者工作,转型成为一名公益律师,为中国女性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一直坚持至今。与各地的法律援助中心有所不同,郭建梅更关注那些非刑事案件,尤其是有利于推动司法进步的典型案件。

这名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几乎见证了中国公益律师的发展历程。

“我们梳理了这25年来中国公益律师奋斗的经历,包括其中的苦辣酸甜,以及对中国公益法的发展进行了一个大概的梳理。”整个上半年,郭建梅和团队执行主任吕孝权律师一直在忙于这项工作。

总结过去的同时,郭建梅也希望能有更具建设性的研究。进入疫情期以来,他们团队邀请了一些专家和律师组成了一个专门工作组,在起草一份关于女童性侵案的“司法指南”,期望他们过去的经验能够惠及更多人。

目前,这份“司法指南”研究起草工作还在进行中。前些日子,她的团队在浙江宁波组织了一个公益律师年度论坛,与四十多位律师同行深入讨论如何打击性侵女童犯罪,以完善立法。

“我们作为民间的公益律师,在这方面有太多经验,也了解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情况,根据这些年我们办理的案件来研究起草这样一份‘司法指南’,是特别重要的一项工作。等我们研究成熟,拟上报给国家有关部门,供立法参考。”郭建梅介绍。

期望推动农村妇女土地权益保障工作的改善和进步

作为一名律师,最重要的工作还是处理案件。上半年虽然不能出差,线下庭审停滞,但郭建梅收到的维权案件并不少。“也有一些线上的开庭。”她介绍,不过真正能代理的案件有限。直到9月以后,各地法院才恢复了线下开庭。

过去的三个月里,郭建梅已经恢复了奔波于各地代理案件的生活,出了多次差。她已代理了多个涉及性侵、家暴、土地权,以及劳动权歧视等的案件,最近在忙的一个案件是江西婺源县某小学教师江某涉嫌常年强奸、猥亵多名女童案。

婺源县公安局2018年9月19日发布的通告称,犯罪嫌疑人江某因涉嫌猥亵儿童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这是一个典型的案子。我们是希望以公益诉讼的方式,通过这个典型案例来推动立法的完善。”郭建梅称。

除了总结过去,办理案件,郭建梅也希望将多年来的经验付诸实践,帮助更多人解决具体的困难。

疫情缓和之后,她和团队经常前往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培训农村妇女维护自身权益。这是他们从3年前开始的一个试点项目。

3年前,郭建梅团队在大名县县政府和民政局领导的支持下,与培训专家、省级和市级协调人走访了5个村庄,最终选择了两个村作为试点村,进行村规民约修订的培训。

他们分别对每个村的村两委委员、妇联主任、村民代表、男女村民共40人进行培训,教育村民“不能歧视妇女,对待儿子女儿应平等,老人不能把所有财产全都给儿子,也得多为自己考虑”。他们还邀请了中央党校教授李慧英讲解村规民约修订的意义、内容、程序及注意事项。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许多城市郊区的农村要拆迁,其中有一部分人——出嫁女——根据当地风俗习惯是得不到补偿的,许多村子通过村规民约的方式,对出嫁女的合法权益进行剥夺。”郭建梅希望借助这样的性别平等、修改村规民约的培训,改变这些侵害出嫁女权益的现象。不过,这是一项长期且艰难的工作。

“要坚持”

尽管工作已经逐步恢复,但郭建梅所面临的困难依旧艰巨。她做公益律师已经25年了,这是一个非盈利性的工作,一直以来都经费紧张。

“很难筹集社会资金去运作。没有经费啥也做不了。我们要帮人打官司,自己拿很少的工资,很难养家糊口。”郭建梅介绍,上个月团队成员只发了1/3的工资,但大家还在坚持。

12月10日,郭建梅和千千律师事务所其他公益律师开了一个会,“到底坚持还是不坚持下去,要不要把公益这个门给关了。”在场有的律师忍不住掉泪。

这次会议的最后结论是,“要坚持”。“没有项目了,也没有人资助了,但是公益律师工作需要人去做,我们现在缺少这样的力量去推动法律的进步。”郭建梅说道。

年底,郭建梅一直在忙着为她的公益律所筹集资金。她见了很多人和机构,希望说服对方,能够资助他们的公益律师之路。

“因为我们是一家律所,从法律上来讲不是公益机构,不能接受捐赠,所以我去找司法局和律师协会,希望能批准我们成立民办非盈利机构。”郭建梅希望借此增加筹集资金的可能性。

她还准备去找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律师协会,尝试说服对方主导做“律师1+1工程”。“全国现在有近50万律师,一人一年拿出100块钱,成立公益基金,这样做对于推动律师社会责任的担当、维护公共利益和社会弱势群体的权益、推动法治进步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团队中也有人建议律所招一部分商业律师,通过代理一些商业案件,以维持公益律师工作。“商业律师办的案子里头拿5%给我们,也能够支援一下。”郭建梅觉得这或许是一条路。

12月底,郭建梅计划去一趟深圳。最近当地有关部门和一些企业看到了关于他们工作的报道,伸出橄榄枝,希望能合作建立一个公益基金,支持他们公益律师团队的工作。

“他们希望在法制、心理咨询和权益保护,尤其是妇女和儿童权益保护方面,做一些事。”郭建梅认为,“这是一个希望。”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