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故里”:优化营商环境的“组合拳”

两套组合拳下来,武汉营商环境不断优化。一组数据为例:因办事流程不断简化,2020年武汉代办公司减少三成,而每个工作日新增市场主体超过70家。

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华为公司、国网武汉供电公司党员服务队联合对华为武汉研究所供电线路开展“三方特巡”。 (国网武汉供电公司供图/图)

伯牙与钟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的武汉。彼时,武汉地区属于楚国,伯牙与钟子期在长江之畔、汉水之滨演绎了这段旷世传奇。

至今,人们仍十分欣赏伯牙与钟子期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情。特别是现代社会,人情冷漠,知己难寻。

武汉人以“知音故里”为豪,并将知音精神融入到营商环境构建中。

国网武汉供电公司推出“武汉电知音”服务品牌,表达要充分了解企业需求之意;2020年武汉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发放首次突破10亿元,其中向武汉里得电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累计发放的4000万专利权质押贷,助其订单猛增至4亿元;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政务服务局帮办代办中心,上门免费为迈瑞医疗武汉研究院代办工程建设审批,从拿地到开工仅花了26天。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2020年5月,在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常态化后,武汉就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意见》及一系列配套措施,2021年1月12日,武汉召开优化营商环境大会,集中曝光17起典型案例。

两套组合拳下来,武汉营商环境不断优化。一组数据为例:因办事流程不断简化,2020年武汉代办公司减少三成,而每个工作日新增市场主体超过70家。

2020年10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我国营商环境评价领域的首部国家报告《中国营商环境报告2020》,选取综合表现突出的15个标杆城市作为典型案例,武汉入选标杆城市。

与时间赛跑

谈起2019年4月的那次“通电”,李伟依然感觉很惊喜。

身为京东方在武汉的电气负责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至少要3年时间才能“盼”来的变电站,仅仅9个月时间就等到了。

彼时,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座220千伏专用变电站正式投入运营。这是湖北省单体容量最大的220千伏专用变电站,供电量相当于一座县城用电量,将“特供”京东方武汉项目及其配套企业。

按照以往的流程,9个月之内建成一座大型变电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按照国家电网的标准,仅建设这一“关”就要14个月。

与传统行业相比,像京东方这样的高新科技企业更懂“快”的价值。京东方先进的10.5代液晶生产线将在2019年年底投产,如果按时投产,足以让一家卓越的高新科技企业跑赢市场。

“如何更快供电”是国网武汉供电公司总经理李新国时常琢磨的问题。

近年来,武汉掀起企业入驻潮,建设变电站、报装接电等企业需求“井喷”。他渐渐意识到,供电公司要比以前更“快”才能顺应“经济的大势”,如果新入驻的高新企业能快速通上电,不仅能省时间、省事、省成本,还能快速打开市场。

国网武汉供电公司,将服务品牌命名为“武汉电知音”,取自“高山流水”的典故。伯牙与子期的故事源自江城武汉,供电公司借此表达要充分了解企业需求之意。

而实现“快”的途径是“改”——调整缩减流程,采取新的工作方式。在“武汉电知音”的服务品牌下,有“三减五优”转型行动,即减报装环节、减办电市场、减投资成本,以及优化电网结构、优化办电体验、优化办电流程、优化平台价值(打造综合能源供应商平台)以及优化渠道建设(定期公开电网资源信息)。

“过去的流程主要是串联,一个环节接着一个环节,现在的流程是能并联就并联。”李新国说,政府职能部门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将不少审批事项转为备案制,典型的例子是,过去敷设电缆要挖开市政道路,需要审批,而现在则是“备案”即可施工。

李伟和京东方的惊喜,缘于供电公司对各类流程的“腾挪”和前置。

在世界银行的全球主要经济体营商环境评价中,“获得电力”是核心指标之一,主要衡量企业接电的时间、环节、成本等。2019 年,武汉提出建设“世界一流城市电网”,将“获得电力”作为营商环境优化的重要发力点。

对各类流程的“腾挪”和前置,也体现在供水服务上。

2019年,华为计划开工建设武汉研发生产基地二期项目。该生产基地是武汉市招商引资重点项目。

当年7月8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张琴(化名)来到武汉市水务集团用户报装大厅,为二期项目咨询施工用水报装。

据武汉市水务集团用户报装办公室负责人俞良协回忆,华为项目属于武汉重大项目,可享受先装表通水、后办理相关手续的前置服务。当即,办公室就启动了绿色通道办理流程。

7月9日,武汉市水务集团组织工作人员上门查勘。确定供水方案后,工作人员迅速联系东湖高新区建设管理局重点办公室,代为协调办理接入供水管道涉及的市政道路挖掘许可审批事宜。7月11日,完成了接入供水管道施工通水,及时满足了建设工程项目用水需求。

企业供水接入施工。 (武汉水务集团供图/图)

 重大项目外,小微企业的项目也不能忽视。

李林(化名)供职于小微企业武汉长江半导体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样是在2019年,为了公司新项目的通水,他向武汉市水务集团咨询。

“从咨询用水报装到通水,只用了3个工作日,还全免了1.5万元报装费用,真是太好了。”对报装的便利和免费,李林十分满意。

2019年4月份开始,若中小微企业新建项目申请接入的供水管线直径在100毫米以下,武汉水务集团还会免除供水工程建设费用,包办相关行政审批手续。

据武汉市水务集团获得用水服务中心负责人吴鹏介绍,2020年,供水接入服务升级至3.0版本。企业申请供水接入,无需提供任何申请资料,2个自然日内就能“接入通水”。

报装免费范围从中小微企业扩至所有非居民用户工程建设项目。市、区级的重点投资项目或民生项目,则可走绿色通道,“先通水,后交费”。

“我们将水务集团数据与武汉市政府服务和大数据局的数据打通,在新建项目审批规划落地时,就能提前获知用水需求。紧接着跟进项目建设,在建设期同步启动外线施工等供水工程。”吴鹏说。

前述《中国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武汉“获得用水”入选为标杆城市最佳实践案例,作为经典经验向全国推广。

破解全球性行业难题

遭遇电压的轻微波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对普通人而言,它可能是灯光的瞬间闪晃,可能是启动空调时短暂的噪音;但对操作高科技精密设备的工程师而言,即使是几十毫秒(1毫秒= 1/1000秒)的电压骤降,也足以令他抓狂。

电压骤降,又称电压暂降,即电压突然间降低,又在短时间内(往往是几十毫秒)恢复正常。这是电力输送中的常见现象,普通人和传统企业对此几乎无感,却是高新科技企业的“天敌”。

在很长时间内,联想(武汉)产业基地厂务高级经理周庆平都受到“电压暂降”的困扰。精密的高科技设备容不得电压暂降的存在。一旦出现电压暂降,敏感度极高的设备极有可能出现宕机,出现设备损耗,制造中的物料极可能报废,甚至可能影响订单交付时间。这对企业生产造成极大冲击。

“一次电压暂降最多可能要造成上百万损失,这样的事情整个工厂一年要经历十几次。”周庆平说。

更可怕的是,这种常见的电压骤降现象几乎不可避免。高新科技企业生产车间开启大功率电器、处在同一电网的“隔壁厂”开启一台设备,都可能出现电压暂降。

如何解决电压骤降,是全球性行业难题。2017年4月,国网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供电公司试图解决这一难题。据公司电网调度室主任岳小兵回忆,他们当时了解到不少企业都面临这样的难题,想上门一探究竟。

最终,供电公司与联想方面达成共识,以周庆平所在的生产基地为试点,共同攻克电压暂降的难题。接下去大约一年时间里,供电公司派人反复上门摸查设备,与电力科学人员 一起商议对策。

逐渐清晰的解决方案是,在电流经电线进入设备之前,加装一个“稳压器”。这类似一个超级充电宝,平时蓄电,一旦企业出现电压暂降,这个“充电宝”就快速补电,将减少的电压补回来,使得电压与平时持平。

“这里面有两个技术难点,一是电池要足够灵敏,另一个是如何精准识别电压暂降数据,知道补多少电。”岳小兵说。

通俗来讲,不同设备、不同情况的电压暂降,需要“补”的电并不一样,暂降时间有的是10毫秒,有的是20毫秒,补少了暂降仍存在,补多了又人为制造了新的电压波动。

岳小兵和同事们的工作,就是反复上门摸查,找到毫秒级别内“刚刚好”的数据。

“我们会给他们提供一些设备的数据作为参照。”周庆平说。

至2018年,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解决方案终于落地。而后,这项应对电压暂降的技术,被国家电网公司推广至不少高新科技企业。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为电压暂降的问题忧虑过。这项技术的出现对行业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周庆平告诉南方周末。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