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材料疯涨,制造业抓狂

在全球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下,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增强,价格变动并不完全反映供需变化,更反映了全球货币供给变化。

除了原浆外,造纸厂还要回收废纸,做成废纸浆后进行加工。但禁止固废进口后,国内废纸回收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铁矿生产和贸易的集中度高,其定价不仅取决于供需平衡,还涉及产业利益分配。只要钢材处于暴利状态,(原材料)铁矿即使过剩,也会撑着不跌。

(本文首发于2021年3月25日《南方周末》)

江苏省太仓港一家铁矿石企业堆场上,从巴西等国进口的铁矿石如“山峰”层层叠叠。 (ICphoto/图)

“原材料这样疯涨,如果持续半年,估计有很多工厂撑不住。”李军通过微信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李军今年四十多岁,在东莞经营着一家大型铝制品加工厂。他很忙,聊天时不断在两个手机间切来换去。

加工厂主要生产电解铝制品。客户订单在前,原材料铝价暴涨在后,导致李军的工厂单月面临一百多万元的亏损。但他透露,2020年3月铝价低的时候,他抄底买了期货,陆续赚了一千多万元。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上旬,铝锭价格为17223元/吨,同比上升32.5%。

“许多产品的成本和签单时的价差已经超过20%,多做多亏。”李军说,一个客户通常有几十种,甚至上百种产品在他这里生产,但客户只愿意为其中部分产品涨价,导致自己承担了大部分铝的涨价成本。

为了减少损失,李军暂停了部分老客户的订单。即便如此,他经营的工厂每个月都要消耗300多吨的铝,按每吨17000元计算,一个月至少需要投入500多万元成本。

不仅铝价高企,几乎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在大幅上涨。包含原油、有色金属、钢铁、农产品、铁矿石、煤炭等原材料在内的CRB大宗商品指数从2020年4月27日的347.55点升至2021年2月25日的491.46点,升幅达41.41%。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产资料数据进行统计,截至2021年3月上旬,有色金属及黑色金属共计10种工业原材料都出现同比大幅上涨。其中电解铜领涨,涨幅达到了48.95%。

3月9日下午,公司的采购向李军发信息说,当日原料采购的价格太高了,要不然不买了。犹豫了一会,李军还是回复了两个字:“买吧。”

当南方周末记者追问涨价原因时,包括李军在内的制造业老板通常答不上来。

李军曾向多个上游经销商询问,铝是否缺货?经销商均表示货源充足,只要拿着现金就能买到。而且现在是货找人,前几天就有一个佛山的经销商联系他,想把几百吨的原材料卖出去。

2021年2月,世界金属统计局公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1—12月,全球原铝市场供应过剩154.6万吨,2019年全年为供应过剩46.2万吨。

如果不缺货,原材料为何暴涨呢?

多重原因

大年初九开工当天,易帆首先收到的不是客户订单,而是八家纸板厂供应商的涨价函。易帆在东莞经营一家小型纸包装厂。

纸包装厂负责生产纸质包装盒,超市的纸货架等产品,因此需要向上游的纸板厂大量采购卡纸和坑纸,纸板厂又是从造纸厂买入原料纸浆。

多数厂家都在涨价函中写道,正是上游纸浆价格暴涨,导致生产经营成本增加,进而上调了产品价格。

随后,来自供应商的涨价函一个接一个。

进入3月,上游纸板厂已不再向易帆提供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