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中两个不同问题:重男轻女Vs亲丧后成年姐姐对未成年弟弟的监护义务

实际上有两个问题。重男轻女是一个。如果父母不幸去世,成年人姐姐/哥哥对未成年人弟弟/妹妹的监护义务是另一个。并不是说用成年人姐姐与未成年人弟弟来制造性别上的“冲突”,第二个问题就可以转化成第一个问题。难道角色换成成年人哥哥与未成年人妹妹,问题就成了重女轻男了吗?又如果成年子女与未成年子女是同一性别呢?有人觉得电影的解决不过硬,觉得原帖的结局姐姐卖了两套房子(弟弟也是有份的)走人、弟弟被农村家庭收养更解气,真是既法盲又狼心狗肺。如果觉得这是对重男轻女的“报复”,那是灵魂的扭曲

2021年4月5日,民众在影院观影。 (IC photo/图)

在五一档到来之前,《我的姐姐》仍然会力压《哥斯拉大战金刚》,稳居影院排片占比首位。

“父母去世之后,成年的姐姐要不要抚养年幼的弟弟”,这是电影的故事核心,也是电影的命题,《我的姐姐》用一个开放式的结尾,对命题给出了解答——期望大团圆结局的观众能看到温暖收尾,认为“这太不公平”的观众,也能找到姐姐最终抛弃了弟弟的蛛丝马迹。这样的设计,往好的方面想,是迎合了主流情绪,往坏的方向想,是冒犯了某些年轻人的“新兴观念”。

在社交媒体经历了一轮激烈的论战之后,现在基本可以确认:如此结尾,两头讨好,虽然使《我的姐姐》成功地躲避掉了一个“陷阱”,但不排除也正是这个动作,导致影片在价值取向上不够清晰,失去了在目前基础上票房翻番甚至更多的可能,要知道,此前主打亲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