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记:“错换人生28年”事件前传

事后回顾时,许敏将找到亲生子郭威视为“天意”——它缘于若干个偶然,只要其中任何一个不具备,就不可能找到。

据许敏介绍,4月17日,他们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10点钟,杜新枝、郭希宽才同意见面。而见面后郭希宽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怎么找来的?

2021年5月8日,许敏一家诉淮河医院一案开庭,法院门口围满了人。(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摄)

事后回顾时,许敏将找到亲生子郭威视为“天意”——它缘于若干个偶然,只要其中任何一个不具备,就不可能找到。

如果不是因为姚策28岁时罹患肝癌,许敏不会想到“割肝救子”;如果不是想“割肝救子”,就不会进行血型配对,进而也不会做亲子鉴定,那么她将永远无法发现和证实姚策不是亲生子,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寻亲故事。

但发现姚策不是亲生子并不意味着能找到郭威。如果没有警方的DNA大数据库,以及姚策的血亲中碰巧有一个人因犯罪导致其DNA样本存入了这个数据库,姚家会被郭威的假年龄误导,将其从寻访目标中排除。

但有了这些还不够。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一个乐于助人的民警,而这个民警恰恰又与郭威曾在同一个单位,那么姚家就不可能轻易见到郭威。如果面都见不了,一切将无从谈起。

即使见了面,如果郭威不同意做亲子鉴定,姚家同样无计可施。

但在命运的安排下,偏偏所有的偶然都发生了。

“以为那个孩子没有了”

2020年3月下旬,当DNA鉴定结果证实自己不是姚策的生物学母亲之后,许敏感觉“掉进了人间地狱”,六神无主之下,她先后跟哥哥、姐姐打电话。哥哥说她不可能,就挂断了电话。姐姐比较镇定,让她先把当时生孩子的材料全找出来,准备向医院要说法。

受益于保存旧资料的习惯,许敏找到了28年前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开给她的出生证明。上面盖有医院的骑缝章。许敏说,这张出生证明是孩子当年在淮河医院出生的惟一书面凭据,而医院保存的那一份已经找不到了。

之后,许敏的丈夫姚师兵向单位请了长假,与许敏的哥哥许峰(化名)开始了一段“寻亲之旅”。

许峰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院方听说后也很积极,马上组织人员查病历。

根据相关医疗法规,病历的保存期是30年。一位医疗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病人若是30年后再去医院找病历,医院是可以不提供的。对许敏而言,这意味着假如姚策晚两年确诊肝癌,即使通过亲子鉴定证实其不是自己的亲生子,许敏也很难从出生医院找到亲生子的线索。

三四天后,院方找到了许敏以及与许敏同期住院的几名产妇的病历,其中也包括杜新枝的。但因为涉及个人隐私,院方没有给他们看。

警方随后介入,当时采取的办法,是把当年生孩子的几对父母的身份证照片调出来,让他们拿着姚策的照片对,看哪个跟姚策长得像,其中也包括郭希宽、杜新枝夫妇。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