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事件调查:“不可能”的错误

许敏认为,杜新枝、郭希宽当年东躲西藏和给郭威办假户口,目的是掩盖郭威的真实身份,逃避亲生父母追查。而开封警方调查后认为,杜新枝逃避的是计划生育政策。

在2021年5月8日的庭审中,律师李圣解释了追加杜新枝为被告的原因:杜新枝在淮河医院住院生产时,涉嫌隐瞒了自己的乙肝病情。

关于准生证,杜新枝对外说了两个矛盾版本:一说是因为“意外怀孕”没办准生证;一说是去老家农村办了准生证。

在许敏的记忆中,孩子出生后戴了手圈,上面还写有她的名字和“12床宝”字样。不过,杜新枝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记得孩子当时戴没戴手圈。

(本文首发于2021年5月20日《南方周末》)

欢迎参与评论赠书小活动,详见文末

2020年9月25日,河南开封,姚策(坐轮椅者)回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视觉中国/图)

2021年5月8日上午,“错换人生28年”事件(以下简称“错抱事件”)主角姚策去世一个半月后,其养父母姚师兵、许敏以及养父母亲生子郭威状告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一案首次开庭审理。

此前,以姚策本人、姚策与其生父母分别为原告的另外两起官司已经结案,被告同样是淮河医院,姚策方完胜,共计获赔100万余元。其中精神赔偿方面,法院判决淮河医院赔偿姚策本人精神抚慰金20万元,赔偿郭希宽、杜新枝精神抚慰金20万元,创下了河南省内精神抚慰金的“历史新高”。

对于输掉官司,淮河医院似乎感到委屈。据二审判决书记载,对于当年发生的“错抱”,该院认为是一起“荒唐事件”,淮河医院自1955年建院至今从未发生过类似事件,并称“虽然也发现了种种疑点,但考虑到不想再给当事各方造成二次伤害,淮河医院毅然决然地承担起了公立医院的社会责任和道德义务……”

院方发现了什么样的“种种疑点”,淮河医院没有说。

院方的欲言又止,似乎暗示了“错抱”事件的不寻常。二审开庭时,院方代理律师曾说过这样一段话:“错抱事件发生在医院,这我们不否认,但前提是排除人为因素,如果说将来有一天剧情发生反转,我们淮河医院要保留相应的权利。”

“错抱”事件有哪些可能的“人为因素”,为何要假设“剧情发生反转”,该律师也没有说。

5月8日的庭审刚刚开始即宣告结束——许敏方的代理律师当庭提出,追加姚策生母杜新枝为被告,并变更部分诉讼请求。三名法官退庭合议半小时后,宣布中止审理,择期再次开庭。一周之后,法庭作出决定,准许许敏方追加杜新枝为被告。

杜新枝被追加为被告,被许敏的支持者认为是该案走近真相的重要一步。

自2020年4月被媒体曝光以来,“错抱”事件可谓一波三折,而“偷换”说的提出,更是一度引爆舆论。然而真相至今未明:如果是由于医院管理混乱造成的“错换”,那么到底错在哪里?为什么会错?如果是有人故意实施的“偷换”,那么又是何人所为?目的又是什么?这些均没有答案。

不过,事情发生过程和发生前后存在种种不正常,却已是不争事实,用许敏的话说,“不可能发生的错误全发生了,不应该出现的问题都出现了。”

从“错换”说到“偷换”说

1992年6月15日下午5:20,江西九江人许敏在淮河医院(当时名为开封医学专科学校第二附属医院)顺产生子,然而4天后出院抱回家的,却是河南驻马店人杜新枝于1992年6月16日剖腹产生下的姚策。杜新枝抱回家的,则是许敏顺产生下的郭威。

2020年2月17日,姚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在许敏试图“割肝救子”时,却意外发现姚策并非自己亲生。经过一番寻访,最终找到了其亲生子郭威以及姚策的亲生父母郭希宽、杜新枝夫妇。

据许敏介绍,相互认亲之后,大概有半年时间,她和家人一直认为“错抱”事件属于“误换”,一直到2020年10月,她才在网上看到“偷换”说。

让许敏真正相信“偷换”说的,是她后来聘请的代理律师李圣。2021年2月23日,李圣在视频直播中正式提出:“错抱”事件“非人为故意不可能完成”,“错换人生28年可以改为偷换人生28年”。此说立即引发轩然大波,杜新枝方面迅速回应,在否认“偷换”说的同时,指责李圣造谣诽谤,为吸引眼球故意炒作,并就此向警方报案。

姚策本人早在2020年9月份就注意到“偷换”说,但当时不以为意。李圣正式提出该观点后,姚策曾录制视频公开回应,他认为该观点“并不可靠”,理由是淮河医院不会“在有人为因素的情况下这么痛快地答应赔偿”。不过,他表示非常支持李圣去查清事实真相。

就在许敏起诉淮河医院的案子正式开庭之前,网上流出姚策与许敏亲戚的几个通话录音文件,在标记时间为2021年3月11日的一个录音文件中,姚策对于“偷换”说的态度似乎有所改变。他称,错抱事件“确实很有可能人为”,而且倾向于“家里人”——“人家医生护士吃饱撑的,没事情做给你换一个?总归是家里人咯”,并表示要“一起等真相”。

姚策没能等来真相。2021年3月23日,胜诉一个半月后,他在北京一家医院病逝。而就在此前的2021年3月15日,许敏方面向开封警方报案,称杜新枝夫妇及淮河医院医护人员郑某、郭某志故意换子,涉嫌刑事犯罪。

2021年4月21日凌晨,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发布通报,认为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与此同时,河南大学也发布“情况说明”,回应网上相关质疑。杜新枝随后声明,感谢政府、警方、法院还其清白。

然而许敏并未放弃,她于通报发出当日发布微博,就警方的不立案决定提出11点质疑。并向媒体表示已经向开封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将继续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此后,在民事案件中,她将杜新枝追加为被告。

对于开封鼓楼警方发布的“不予立案”通报,主流媒体态度不一。率先报道“错抱”事件的《新京报》刊发评论,认为警方调查“非常有说服力”,此事应该画上一个句号。而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杂志却认为通报不能服众,调查不应止步于“不予立案”。

“同乡”护士

许敏和丈夫姚师兵均是江西九江人,1992年时,姚师兵在部队工作,许敏在一家医院上班。杜新枝是河南驻马店人,曾在驻马店百货公司上班,下岗后开餐馆谋生。她的丈夫郭希宽原籍是开封市兰考县郭中村,据村里人说,郭希宽年轻时到驻马店当兵,后来留在了该市。

九江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