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捧红的曹县:“这种县城,跟俺中国一抓一大把”

木制品加工仍是一种利润微薄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最关键的生产要素就是人。工价不断上涨的压力,给目前仍欣欣向荣的庄寨带来了一丝危机感。

大集找到了服装行业红海中的一条细缝——以一次性穿着为主的演出服饰,做工复杂,订单量又小,稍大一些的制衣厂觉得完全无利可图。

与庄寨、大集的耀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曹县22个乡镇中大部分没有工业基础,主要依靠农业。发展极其不均衡是曹县的一大特点。

(本文首发于2021年5月27日《南方周末》)

欢迎参与评论赠书小活动,详见文末

曹县大集镇,一位大爷正在淘宝产业园门口等待拉货。 (南方周末记者 罗欢欢/图)

“曹县牛批666,我勒宝贝。”

一位名叫大硕的山东曹县小伙,最先带火了这句台词。喊麦视频里,他用魔性的嗓音演绎了“曹县牛批666”,最高的视频播放量超过了500万,点赞超过了16万。

这样的数据表现在抖音并不算亮眼。曹县县长梁惠民公开出面回应,才真正引爆了这个话题。抖音上曹县相关视频,总播放量达到2.68亿,打有曹县标签的话题总播放量超过4.8亿。

互联网海啸迎面而来,曹县酒店业最先尝到了流量的甜头。媒体、短视频博主们蜂拥而至,曹县最好的酒店一度一房难求。

最多的一天,曹县县委宣传部接待了二十几家媒体。为了接待蜂拥而至的媒体,宣传部门只留下了值班人员保持日常运作,剩下的人都分组分配到了各个热门“景点”。

大集镇、庄寨镇,几乎成了全国媒体必去的打卡点。5月21日下午,南方周末记者见到大集镇镇长侯正亮时,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今天已经接待了二十家媒体了”。

“曹县为什么这么火?”尽管已经回答过多次,这位镇长仍旧不厌其烦一次次重复,“这里面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几乎来到曹县的每家媒体,都受到了当地宣传部门无微不至的接待。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特意给记者送来了酸奶和水果,说“担心你晚饭吃得可能有点油腻”。

临走时,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们也是一遍遍向媒体们表达感谢,“谢谢你们这么远,还跑来宣传曹县,你们辛苦了”。

全国媒体的共同努力下,曹县多次冲上热搜,仿佛成了一位独步天下而又默默无闻的扫地僧——拥有全国第二大淘宝产业集群,占据了全国90%以上的演出服市场,全国每三件汉服中就有一件来自曹县,日本90%的棺木来自曹县。

真实的曹县到底是什么模样?

有钱人都在庄寨

在曹县,如果说你来自庄寨的话,那就意味着“大小是个老板”。

这座距离城区一个多小时车程的边远乡镇聚集了整个曹县甚至是菏泽市的富人。据曹县政府公布信息,截至2017年末,曹县22个乡镇中,庄寨镇的工业总产值高达636.5亿元,第二名侯集镇是43亿。庄寨几乎是一骑绝尘。

庄寨共有户籍人口7.4万,还吸引了6万外来人口在当地务工。当地甚至涌现了11个在售的房地产项目,房价约在3000元/平方米。更让人意外的是,这里还引进了一所小学、初中、高中一体的综合外国语学校,如今已经奠基。当地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21年10月庄寨镇的高铁站即将通车。这里也将成为全国少有的建有高铁站的乡镇。

事实上,从1980年代起,曹县政府就开始引导庄寨镇从事木制品加工出口创汇。目前,庄寨镇也是全国最重要的木制品出口基地。装修需要的生态板、密度板、颗粒板,以及欧美家庭普遍使用的木质窗帘都来自这座低调的鲁西南村镇。

庄寨距离县城一个多小时车程,仿佛一块飞地,位于河南和山东的交界地,与河南兰考县等六个县区相邻。当年焦裕禄在兰考大面积推广种植泡桐树,兰考成为中国泡桐之乡。庄寨则抓住机会,成为了泡桐加工之乡。在庄寨的带动下,整个曹县成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