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碳中和丨林益弘:困境与突围,“七绿理念”助力PCB行业实现碳达峰

面对PCB行业目前的困境,鹏鼎控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鼎控股”或“鹏鼎”)推出“鹏鼎七绿”理念,从技术与管理两方面下手,平衡碳达峰与扩大产能之间的矛盾,持续发力布局绿色发展规划,助力PCB行业实现碳达峰。

小时候,总有人会盯着电器上拆下来的电路板,将之视为一整个世界:电子元器件是鳞次栉比的大楼,线条作为道路,头脑中臆想出战争、生活……

那片小小的电路板上,承载着一个孩子对这个世界的无限想象。

当然,这一方电路板承载的东西更多。“印制电路板是承载电子元器件并连接电路的桥梁,广泛应用于通讯电子、消费电子、计算机、汽车电子、工业控制、医疗器械、国防及航空航天等领域”,印制电路板制造业企业鹏鼎控股,在其2020年年度报告(以下简称“2020年报”)中如此介绍。

根据Prismark20212月对全球PCB企业营收的预估,鹏鼎控股2020年保持全球最大PCBPrintedCircuitBoard印制电路板)生产企业的行业地位。

份额越大,责任也就越大。PCB作为不易分解且生产过程会带来废水、废气等污染的工业产品,对生产企业采取污染防治、节能减排等措施的要求较高。2017年,印制电路板被环境保护部列为“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

面对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压力与形势,基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鹏鼎控股积极应对。鹏鼎控股副总经理林益弘介绍了“鹏鼎七绿”理念及鹏鼎在推进产业绿色低碳转型方面规划的一整套布局,以此为引导,鹏鼎在三废处理、产业绿色低碳转型方面获得经济与环境效益的双丰收。

理念到行动

2020年报显示,鹏鼎持续开展节能减排工作,建立了新环保标准示范生产基地,废水依水质特性详细分为20-25类,废弃物分为65类以上,污染物排放均达到或者优于政府管制标准,废弃物资源化比例达90%以上。

鹏鼎也因此连续五年获环保信用评级“绿牌企业”,并于2017年及2018年相继获评工信部第一批、第二批全国“绿色工厂示范企业”。

2020年,鹏鼎深圳园区、秦皇岛园区、淮安第一园区及第二园区分别通过“可持续水管理标准(AWS)”白金级认证,成为PCB行业全球第一家获得该认证的企业。

这些荣誉被罗列在年报靠前的位置,足以看出鹏鼎对绿色发展的重视。当然,这些荣誉也来之不易,从理念到成果,中间是艰难但坚韧的行动。

早在2008年,鹏鼎便推出“七绿”理念,包括包括绿色创新、绿色采购、绿色生产、绿色运筹、绿色服务、绿色再生和绿色生活,并以此制定年度的KPI考核。

据悉,鹏鼎控股自成立伊始,便就各园区环保设施建设进行了提前规划。

在其2020年报“核心竞争力”篇章中,“环保优势”被单独提及。报告披露,鹏鼎控股全年环保投入达人民币3.85亿元。

从宏观理念看微观行动,鹏鼎公开资料显示,其污染防治工作采取“源头管理+末端精进”的策略:

在源头管理方面,从原物料及设备采购时即考虑环保因素,制定严格的环保节能规范,确保让更具环保节能优势的生产设备及低污染、易回收的原物料进入公司。

对于生产过程中的各类污染物,实行源头详细分类、精细化管理。“资源化回收率可达90%以上,总铜回收率达99%以上,”鹏鼎控股副总经理林益弘介绍驻厂环保专员网格化管理制度,“让专业的环保人员进入产线,辅导及监督产线进行三废管理及节能工作,于源头杜绝污染风险。”

从末端精进方面,鹏鼎在各厂区设置功能完善并富弹性的三废处理设施,通过校企合作率先在淮安厂区开发智能化废水处理系统,利用原水在线监测数据实时调整加药量并自动汇总形成管理公示牌,确保废水100%达标排放的同时,大大降低了药品用量。

同时,鹏鼎积极推动一水多用、废水回用的政策。减废方面,鹏鼎各园区均已开展废弃物零填埋(ZeroWaste)体系认证工作,其中深圳、秦皇岛厂区已于2019年通过废弃物零填埋最高等级白金级认证。

林益弘介绍,鹏鼎还引进膜渣、污泥干化及各类废液减量回收等项目,仅2020年即减少1万吨以上危险废物产生量,同时将各类废料实现资源化,增加了不少废料销售收入。

“成功的企业,经营者不该只考虑到业绩、营收与获利,”鹏鼎控股董事长沈庆芳表示,“最重要的应该是以人类的幸福为出发点,业界应该要透过经济让环境更美好。”

困境与突围

不过,追求美好的道路并不平顺。林益弘总结了企业自身实现碳达峰需要面临的四重困境,而有些鹏鼎也正在经历。

在林益弘看来,排在第一位的便是成本负担。

据他介绍,PCB行业主要的碳排放来源是电力消耗,约占总排放量的95%。为实现碳中和目标,企业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节能改造,引进高能效设备,而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而节能效益能否弥补成本负担,也被林益弘打上了问号,“有没有客户或者终端用户愿意为此买单,目前还是摆在企业面前的一个首要困难。”

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统计,2020年国内非水力可再生能源应用比例只占整体能源供应约10%,企业无法充分取得低碳能源。在林益弘看来,“可再生能源供给不足”也成为企业实现碳达峰的障碍,还需要能源供给侧整体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

林益弘认为,目前国内在实现碳中和的技术及途径上,如森林碳汇、其他碳补偿、碳抵消等技术方案,尚未形成规模,技术方案尚未成熟。

“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及绿电凭证(REC)机制尚不全面,企业实现碳中和的渠道非常有限”,林益弘介绍。

不过即便如此,企业也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推动“3060”目标的实现。

林益弘建议,企业可以通过持续开展清洁生产,降低自身碳排放强度,提高市场竞争力;同时,未来政府相关政策必定会提供更多清洁能源供企业使用,并且淘汰高耗能落后企业以释放碳容量。

“由此看来,碳排放强度低的企业进行产能扩充与碳达峰并无矛盾,”林益弘表示,“反而会降低整个行业的碳排放强度,从而促进碳达峰的早日实现。”

对于困境的突围,也基于上述理念,在鹏鼎的具体行动中得以体现。

林益弘介绍,鹏鼎控股除及时关注并应对政府出台的各种碳达峰目标路线、行动方案和配套措施外,也在技术与管理两方面进行改进:

在技术方面,鹏鼎引进永磁节能电机、磁悬浮冰机、锅炉烤箱余热回收等技术,与专业厂商合作开发节水节电新设备;同时调整能源结构,逐步增加清洁能源比重。

在管理方面,持续强化“鹏鼎七绿”节能管理应用的同时,也引进FMCS厂务节能管理系统和智能冰机变频系统等先进能源管理系统,通过智能化大数据分析,持续优化公司的节能管理工作。

在美系客户发布的《供应商责任2018年进展报告》中,鹏鼎的绿色环保措施得到肯定,并被称为“一家环保意识和举措超群的供应商”。

发力与助力

早在“七绿”理念提出之前,鹏鼎便设立“环保节能处”,专职负责公司环保节能策略规划及推动,至今仍在为“突围”后的鹏鼎提供动力。

浏览鹏鼎控股官方网站可发现,在“社会责任”栏目下有一个“旗下各子公司环保系统认证概况”专区。

根据专区内容我们可以发现,自2013年起,鹏鼎每个月都会披露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结果,数据涉及标准包括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DB44/1597-2015)、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1996)等。

据介绍,鹏鼎设置专职专岗人员统筹推动环境信息披露工作,并于公司官网公开碳盘查、水质监测、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书(CSR)等环境信息;另外鹏鼎还积极与国际知名客户合作于IPE(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等网站公开企业环境管理相关信息,与国际知名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ESG评级改进等工作。

“及时的环境信息披露对鹏鼎取得客户及大众的认可有积极的作用。”林益弘说道。

这种披露在开展国际业务时,也带来了一定的优势,使鹏鼎能更好地适应东道国政府或上下游合作企业对鹏鼎提出的低碳环保要求。

林益弘表示,“目前各方关注的重点是应对气候变化的议题与行动,我们也观察到国际上主要国家及各大品牌厂商皆宣示其碳中和达成的目标,来减缓全球暖化。”

对于各国及各上下游企业实现碳目标,鹏鼎有着自己的助力方向。

据林益弘介绍,第一点是提升清洁能源使用比例(建设光伏电站、购买绿电等),规划公司可行的碳中和路径,制定并落实中长期减碳目标。

第二点是将鹏鼎过往的节能减排经验分享给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建立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推动整个行业及上下游企业的共同进步。

“加大落后产能的淘汰力度,鼓励头部企业、优质企业的发展;支持新工艺、新设备的研发,并在政策方面给予鼓励;鼓励整合上下游资源,提升生产效率;发展循环经济,提升资源利用率,最大限度实现行业内资源循环使用;积极推动和参与碳交易,利用市场手段提升企业减排的积极性、主动性。”在PCB行业实现碳达峰方面,鹏鼎积极献计献策。

关于更宏观的层面,鹏鼎也探索出一套发力模式:

统筹战略规划,与SBTScienceBasedTargets)国际组织合作,科学制定碳中和目标与行动方案;优化系统设置,引进高效节能设备与技术,智能化配置能源,推进减污降碳;研发绿色生产工艺,使用绿色可再生原辅材料,与各界一同打造绿色供应链;与高等院校开展产学研合作,研发节能、降耗、减排新技术;探索植树、购买CCER(经核证的自愿碳减排量)等各种碳补偿、碳抵消等技术方案,全方位降低企业运营之碳排放量。

在全新的发展形势下,鹏鼎控股对于绿色发展做出了自己的思考,并以模式化行动彰显其“七绿”理念。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