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从烈火烹油到转折关头

2020年7月,教育行业广告投放超过20亿元,平均每天烧掉六七千万。

2021年夏天,“融资不敢展开,营销推广停止,现金流没了”,一位在线教育机构高管表示。从头部公司的财务报表来看,此前亏损是普遍的,营销费用奇高也是普遍的。

多位受访者表示,行业洗牌即将到来,现金为王,“谁有钱,谁就能扛过去,因此裁员将不可避免”。

责任编辑:张玥

目前有的学龄前儿童每周线下、线上辅导班超过十次,英语、识字、逻辑思维是大部分父母的必选项。 (IC Photo/图)

2021年5月31日,某头部校外教育机构的高管王林在查阅了内部数据后,有些“丧”地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们应该也要开始裁员了。为了降低成本,人员重组是肯定的。”

根据移动互联网服务商Quest Mobile《2020移动互联网广告洞察报告》,2020年7月单月,教育行业广告主投放费用超过20亿元,平均每天烧掉六七千万。

到了今年,这些头部企业面对的是监管部门的顶格罚款。

2021年6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强化校外培训机构市场监管。因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这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这15家校外培训机构,包括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等,基本囊括了中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头部和二线品牌。

“独角兽”受困

过去的几年里,王林所在的公司堪称资本的宠儿,大投资方“追着抢”,“最红火的时候,私下各种渠道想要加入,要分些份额,但我们不够分”。

2020年,疫情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发展,整个行业开始“质变”。根据网经社电商大数据库,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达539.3亿人民币,超过2016-2019年的融资总和。

此时,在线教育被看作朝阳产业,市场广阔,潜力无限。也曾有一些理性的投资者认为教育行业受政策影响太大,因此选择了观望,“当时我不以为然,心想这都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王林说。

到了2021年,所有的教育培训机构都看到了政策对行业的影响力。

1月,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连续发文,指出当前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过于逐利,直指校外培训机构广告的泛滥与过度营销。2月,教育部官网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