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政策出台前后:三十年数据之争,被七普终结

2013年的“单独二孩”政策和2015年的“全面二孩”政策均在接近年底的中央全体会议上作出决定,而“全面三孩”政策则在一次上半年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后宣布。

七普数据之所以对“三孩政策”出台至关重要,在于其厘清了长期成谜的总和生育率数据。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自2019年以来,几乎每月都会出席有关0-3岁托育的调研和会议。

(本文首发于2021年6月10日《南方周末》)

(农健/图)

在北京大学法学楼前凝视了26年,老校长马寅初的铜像见证了中国生育政策的几度调整。

铜像是北大人口研究所所立。马寅初在195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后开始关注到人口增长过快问题,1957年发表了日后被评为“影响新中国经济建设的10本经济学著作”之一的《新人口论》,三年后从校长职位上黯然离去。直到1982年,马寅初去世后几个月,计划生育被定为基本国策。

2010年以后的中国人口形势早已不是1953年或1982年的局面,政策亦随之调整,从独生子女到单独二孩,再到全面二孩,继而是最新出台的全面三孩。

2021年5月3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熟悉生育政策的人士注意到,此次政策公布的时机与以往不同,2013年的“单独二孩”政策和2015年的“全面二孩”政策均在接近年底的中央全体会议上作出决定,而“全面三孩”政策则在一次上半年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后宣布。

这次政治局会议召开前20天,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公布中国总和生育率为1.3。

此前三十年里,受新生儿数量漏报、瞒报影响,各界对于真实生育率一直没有定论。计划生育主管部门也不采纳人口普查的生育率,而是另行抽样估算,对外长期维持总和生育率1.8的口径。

“三孩政策出台与七普公布的总和生育率数据直接相关。”北大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认为,过去政策之争背后是数据之争,现在数据明确了,出台政策也就没什么争议了。

数据之争指的是,三十年来,各方一直围绕中国的真实生育率到底是多少展开旷日持久的争论,数据没有定数,政策也就难有定论。

“将在七普后提交国务院”

三孩政策出台前一周,5月24日出版的《瞭望》周刊发布了学者王广州的署名文章《专家:生育政策调整窗口期已来》。此时,距七普数据公布不到半个月。

文章指出:“单纯的生育政策放开已不足以改变目前生育水平的结构和下降趋势……在取消生育限制的同时,着眼于稳定一孩、二孩生育,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推动生育政策与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

王广州是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曾全面参与放开二孩政策的论证咨询,《瞭望》则是新华社主办的时事政经类周刊。三孩政策出台后,不少观察人士将该文解读为政策出台的先声。

不过,王广州告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