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村的日与夜:高风险区里,城中村“巷战”

“范围广、村道多,基本都是农村房,没有物业和小区,是比较难管控的因素。”

密接者多为首例感染者的街坊邻居。其中有十余名村民,与村内首例感染者同属一个广场舞团体,5月23日,他们还在海南村一家饭店内聚餐。

“一些需要做化疗的病人,突然发高烧的小孩,以及一些突发疾病需要转运的药物,还需要我们从中与交通、医院等各方面协调。”

“这里的房东和二房东,就像帮居民传递疫情防控信息、提供生活帮助的中转站。”

(本文首发于2021年6月10日《南方周末》)

6月6日凌晨1点,村民叶广亮拍下的海南村街景。 (受访者供图/图)

2021年6月6日凌晨1点,村民叶广亮总算结束了星期日一整天的防疫工作。他拿起手机,拍下了城中村少有的寂静夜晚,路上没有居民,远处只有路灯明亮。高约两米的一排红色阻挡墙蔓延到道路尽头,拐个弯消失在夜色里。

“从来没有见过这条街像现在这个样子。”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感慨。这条路原本是广州市繁忙的花场,白天开店交易,晚上进货打包,卖花的、买花的,货车、三轮车,不分昼夜,川流不息。

截至6月8日,海南村已经连续5天没有新增阳性病例了。

战绩来之不易。这个广州城中村位于荔湾区中南街道,全国现存两个高风险区之一。自5月28日凌晨检出一例新冠阳性病例后,在7天内,海南村排查出29名感染者,其中有19人与第一例阳性确诊病例有关联。

“封村”在5月28日凌晨迅速启动。那天凌晨1点,海南村五社社长林志峰正准备睡下,就听到手机铃声骤起。手机那头是海南村的村委委员,来电没有问候,只有一句仓促的通知:

“疫情可能加重了。”

“准备工具、准备人手、准备干活”

海南村“巷战”从5月28日第一个小时开始打响。

此前,村里一直根据广州市荔湾区统一安排,组织村民进行核酸检测。前一天,村里一位53岁的妇女因咽喉痛到医院就医,排查出新冠病毒阳性。

凌晨2点,叶广亮被林志峰的十几通电话吵醒。叶广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自己在村里做了多年园林工程,有团队、有工具,是村委开展应急工作时优先考虑的人选。

“准备工具、准备人手、准备干活。”正在开会的林志峰没对叶广亮说明“封村”的具体原因。另一边,村党支部成员梁均棋正奔走在漆黑的窄巷里,从五金店到竹木市场,购买“封村”所需的铁丝网、竹竿等。

不到20分钟,叶广亮召集了12名村民,与同步行动的四十余名民兵一起,很快将海南村12个生产社中第1至第5个生产社片区的出入口围住。民兵拉起警戒线,拦住车辆和人流,叶广亮带着村民用木棒、竹竿扎出了简易围栏。

海南村的封闭管理开始了。

截至6月5日,广州市荔湾区疫情防控图。(张思考/制图)

根据广州市荔湾区政府公布数据,2020年12月,这个城中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