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余皑磊:文字有戏

我们现在有很多剧本观众不太爱看,是因为所有的创作者都在忽视人物关系,只是在读那些好像表达了线索的对白,感觉大家都在听一个特别无趣的广播剧。“我好爱你”“我好恨你”“我要杀了你”,然后就没了。

余皑磊从双肩包中拿出他的电子书阅读器KindleOasis,这是Kindle全系列产品中最贵的一款。他略显腼腆地展示他的书库,《大秦帝国》《说文解字》《手术刀下的历史》《北野武的小酒馆》《鬼灭之刃》……还有很多武侠和悬疑小说,余皑磊一边翻一边打趣,“我买了那个ParperWhite(编者注,Kindle的另一款阅读器)一代,其实还能看,但是实在觉得,我是不是应该为读书(多)花点钱。”

余皑磊在电影《悬崖之上》(2021)中饰演伪满洲国哈尔滨警察厅特务科干探金志德。 (资料图/图)

出道24年,余皑磊出演了近40部电视剧,30部电影,算是个“高产”的演员,几乎所有老观众看到他的脸,都会说一句“眼熟”

但他被了解的不多。

甚至在前段时间上映的《悬崖之上》中,“老金”获得了那么多关注,他还非常懵懂,直言“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在接拍之前,他从来没有设计过如何“红”,“老金”只是他无数个角色中的一个,余皑磊只想把他演好。

他不上综艺,很少接采访,不拍戏的时候就旅行、运动、打游戏,疫情隔离期间突然沉迷于《超级玛丽》和《勇者斗恶龙》,但连他自己都说这些游戏“一点都不刺激”。

更鲜少有人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爱书人。

余皑磊出身于高知家庭,对于这个太调皮的“魔王”儿子,父母把他反锁在家里时还要抠掉半导体收音机的电池,能够陪伴他童年的,只有父母的藏书。各类古典名著之外,是武侠小说打开了他阅读的宽度和广度。余皑磊最近在读贾平凹的《秦腔》,他特别喜欢其中的语言,“舍不得一下子看完”,兴到浓时,还用陕西话读了一段:

“庆满就和她吵,嘴笨又吵不过,说男不跟女斗。王老九老婆气坏了,就寻绳往门框上搭,说我给你挂肉帘子。”

“大量的阅读至少会给你带来感受力”

南方周末:你早年的阅读经历是怎样的?

余皑磊:我十五六岁那几年,还流行着租书店。我跟租书店的人混好了,最后已经不用花钱租书了。每个礼拜我跟另一个朋友拿着书店老板给的钱,去南京山西路图书批发市场帮老板进书、挑书,因为老板本人不爱看书,我们爱看。看了以后还可以帮来租书的人推荐。

南方周末:父母对你爱读书还是挺赞赏的?

余皑磊:对,爱读书这点还是挺接受,但是后来老挨揍。因为对父母来说,你看还珠楼主就罢了,再到后来你看金庸、古龙就是不学好,再看倪匡什么啊,你完全就是要当流氓啊。有本书的封皮我记得特别清楚,是卫斯理的《血咒》,封面就画了一个半裸女人的剪影,被父母一顿胖揍,书也撕了。

惨剧啊,那本书17毛多,我得赔给人家租书店。近10年来武侠小说我可能只读过徐皓峰的,我觉得是非常有自己特色,很有味道的武侠小说。再之前就是,最喜欢古龙中期的作品。金庸先生的作品我相对比较偏,有些人喜欢《鹿鼎记》,有些人喜欢《笑傲江湖》,我是特别喜欢《连城诀》。

南方周末:《连城诀》的故事跟他自己小时候的故事有关。

余皑磊:那个老仆人,《连城诀》那个对人性的描写我觉得太高级了。

我后来还特别喜欢古畑任三郎,前两天那个演员去世了。他可以让观众放下所有想看到的刺激的情节,一上来就告诉(观众)凶手是谁,来吧,咱们反向一点点的推,那是推理技术。

那个太高端了,对于编剧,对于导演、演员,都有极高的要求。如果有这样的故事,我很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