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四大古典名著阅读推广者的自述

本文入选2021年南方周末教师征文挑战赛优质作品,作者系江苏省海门实验学校附属小学副校长。

前不久,我去建设银行办一张存款,与柜员交流了数句。她问:“你姓仇?”我说是的。身份证上写着呢。她又问:“你是老师?”我说是的。她再问:“你讲过《三国演义》?”这下我就奇怪了:“你怎么知道?”她说:“我听过《仇老师讲三国》。你的声音我太熟悉了。”原来如此。我问:“你孩子在我们学校读书吗?”她说:“已经上大学了。你讲得太好了,我们都喜欢听。”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听到一个陌生的人说听过“仇老师讲《三国》”,让我有点高兴。

为什么我会讲三国?有一天中午,我去食堂吃饭,途中遇到一个高三老师。他说:“今天我们考《三国演义》了。”我问:“考得怎么样?”他说:“唉,一塌糊涂。女生几乎全军覆没。”我说:“四大名著高考时可是要考的。”尽管我是小学老师,但因为孩子参考高考的原因,我研究过江苏省的语文高考试卷,发现语文附加题都要考四大名著,而且占分不少,一般有20分左右。

这次对话,让我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做一个古典四大名著的阅读推广者。怎么推广?现在中学生天天埋在作业堆里,根本没有时间看课外书。小学生有时间看,但大部分看不懂原著。如果“讲书”,让学生轻轻松松听完四大名著,那有多好。从小的方面说,可以提高小考中考高考语文分数。从大的方面说,可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因为我当时对《三国演义》比较熟悉,所以,就选择从《三国演义》开始。

教育局局长曾问我:你的“讲《三国》”和易中天讲三国有什么不同?我说,易中天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讲《三国》的,而我是从语文的角度来讲《三国》的。讲三国历史,我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么多的资料,容易误人子弟。即使做成了“仇老师讲三国”,也只能是拾一点易老师的牙慧。我是个语文老师,而且是市语文学科带头人,应该发挥自己的特长,边讲《三国》故事,边欣赏语言文字。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我把《三国演义》翻来覆去地读了又读,努力从字词句篇的角度来深入理解。我精心选择了“桃园三结义”等99个经典故事。为什么选99个呢,那是“九九归一”,三国归晋之意。每个故事讲8.5分钟左右。为什么确定这个时间呢?那是因为我想到自己送孩子上学的经历。从家里到学校,一般要近10分钟。接送一次,可以完整地听一个故事。

真的做“仇老师讲《三国》”,那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最关键的是要把著作改编成小故事,而且要尽可能多地引用原文,还要对原文进行评论。从字词的运用上,从情节的安排上,从写法的体会上,从形象的分析上,形成具有独特风格的评论。我希望通过我的评论,给学生树立一个榜样,懂得怎么阅读,懂得在阅读中诞生新的观点。

有时要讲清一个问题,很难。比如讲到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我对照着语言文字,筛选了很多木牛流马的图片,思考设计原理。想了两三天才理清思路。后来,有一次到陕西汉中博物馆看木牛流马。一路上,导游讲木牛流马,越讲越糊涂。我就自告奋勇地讲给大家听。大家听了之后都说我讲得好,讲得对。但对于“双者为牛足”中“牛足”的运用,我还有点存疑。

终于有一天,我家买了一个冰箱。我以为送货员会用绳子捆着冰箱背上楼。但没想到,送货员竟然拿出了一个爬楼神器,把冰箱放在神器上,打开神器发动按钮,神器就爬了起来。我在后面看得清清楚楚,两排齿轮轮流作用,爬起楼梯轻轻松松。当时我太惊喜了,这不就是木牛流马的“牛足”的翻版吗?所以后来我讲起“木牛流马”来就理直气壮。

写好了文稿,就要录音。一般顺利的话,一集要录半小时。因为不能读错一个字。但每集差不多两千字,一个字都不读错,难。读错就要重新录。有时,录得很顺利的时候,突然有人进来了,打断了录音;有时楼下突然有人按响了汽车喇叭;有时把翘舌音读成了平舌音,遇到这些情况,都要重新录。但录完一集,感觉还是很爽。

当我把99集“仇老师讲《三国》”录完之后,给全校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作了分享。听说有这种优惠,其他学校在举办阅读节时,请我去《讲三国》。我是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宣讲团成员,在许多学校演讲时,也王婆卖瓜似的推荐“仇老师讲三国”。很快在小小的县城里,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讲《三国》。有一个微信朋友叫“天上明月”,他的儿子很喜欢听。有一次,儿子发热了,“天上明月”心疼他,叫他休息。他就说,你给我听听“仇老师讲《三国》”,我就好了。这是“天上明月”在朋友圈里分享的一件事,让我体验到“为谁辛苦为谁甜”的滋味。

“仇老师讲《三国》”刚做完的时候,我女儿还在清华大学读书。他们每年都有一个活动,就是本市清华校友聚会。她结识了一位清华老教授,八十多岁了。女儿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温酒斩华雄”,老教授听了一下,说:“你爸爸做了一件大好事呀。我愿意推荐他到清华出版社出版。”但是,随着我在各校的宣讲,觉得有很多内容要继续完善,所以,这件事一直在延迟中。

有一年,市里评最美家庭。社区硬是把我家推荐了上去。其中有一点,就是因为我免费给大家听“仇老师讲三国”。在颁奖会议上,主持人还专门就这个话题采访我。我告诉主持人,我现在已经做了“仇老师讲《三国》”,接着还要做“仇老师讲《水浒》”“仇老师讲《红楼》”“仇老师讲《西游》”。主持人回应说,这是一件造福子孙的好事,希望你成功。

又经过两年,我现在又做完了108集“仇老师讲《水浒》”。但这次我开辟了一个新的宣传模式,就是每周周日下午两点起,在学校报告厅里,面向学生和家长讲《水浒》,每次讲两个故事。每次活动,报告厅都挤得满满的。小朋友们坐在前排听得入迷,家长们坐在后面也听得有味。讲完之后,每次都是热烈的掌声。听到这个掌声,我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满足。听讲的人,从一开始的本校学生,到后来其他学校的学生也陆续加入。从坐满报告厅每张座位,到每次后勤都要另外添加一百多张座位,受众面在逐渐扩大。

好多次故事讲完之后,有些家长还和我一起讨论。有一个家长就和我讨论宋朝的行政单位“军”。第四十一回“宋江智取无为军,张顺活捉黄文炳”,一般人都会认为“军”就是军队,其实,“无为军”就相当于无为县。为什么在北宋时把一个县级行政单位称“军”呢?原来这是由北宋军队的性质决定的。北宋的军队,拿起枪就是军队,放下枪就是百姓。这样的讨论,对家长和我,都是互相受益的。

我和学生、家长面对面地讲《水浒》,投入了全部的感情。

有一次讲到“鲁智深大闹五台山”。智真长老说鲁智深“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静,正果非凡”,在剃度时对鲁智深提出“三归五戒”。但鲁智深明显地违背了“不要贪酒”这一戒,如何还能“正果非凡”呢?讲故事时,我突然解开了这个矛盾。

我对大家说:“有一首诗是这样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喝酒喝醉了,你们不要笑话我啊。将士们出生入死,有几人能全身而回呀。既然这样,像鲁智深这样的人,喝点酒又有什么!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留。他喝酒,是为了更好地帮助别人,更好地打击邪恶,这不正是佛的境界吗!如果我有能力,我要买下世界上所有的美酒,让他喝个够!”当时我很激动,讲完,就完全静止。两秒钟之后,掌声突然响起。我当时眼泪都渗出来了。

也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学校有社团课,我专门开辟了“仇老师讲西游”。恰巧2016年江苏省高考语文试卷中考到了《西游记》。要求学生写出“如来佛的掌心”“八十一难”“紧箍咒”分别意味着什么,还要分析“西天取经”的意义。我把高考试题给社团学生做。部分学生做得真好。有几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来小学部玩,我问他们考得怎么样,并把社团学生的答案给他们看。他们一看,惊呼:“比我们做得好。”这就是讲《西游》的效果。

尽管这样,外界还是有些非议。有朋友很隐晦地告诉我,但我没有追问具体内容。因为我想做一件事情,免不了有人说三道四。我给大家讲故事,要牺牲休息时间,要牺牲脑细胞。讲《三国》《水浒》《西游》,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著名人物从语文角度上分析过四大名著。大概我唯一得到的是,现在做四大名著的解读,有了更强的动力。同时,因为要面向家长,所以,态度更严谨一点。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家长群体中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现在,我已经把《红楼梦》看了五六遍,理解《红楼梦》的书都看了数套。我现在就憧憬着有一天,我把四大名著都解读过了,学生和家长都享受到了我的辛苦所得,那我就成功了。这也是我一生中所做的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弦歌不辍,薪火相传”教师征文挑战赛投稿邮箱为 nfzmread@126.com,欢迎进一步了解比赛规则:http://www.infzm.com/contents/206897

--------

2021年4月,南方周末报社正式启动“阅读新火种”公益行动,正向全国中学语文教师赠阅为期一年的《南方周末》纸质报纸,以及举办进中学校园、开展公益教师训练营等线下活动。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