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是未雨绸缪”
专访青少年性教育专家焦锋

“很多孩子会被灌输,你被侵犯是因为你太招摇,比如穿着暴露、举止轻佻。这会让一些孩子背负沉重的心理压力,我们的教育会跟孩子们一块儿来分析,谁才是受害者。不管我穿成什么样,你都不能来侵犯我,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一些女孩从人格上来说,可能是缺乏独立性的,有依附的意思。她会觉得你是我的偶像,你想怎么着都行。她不知道偶像并不是真的喜欢她,只不过是在玩弄感情。”

责任编辑:邢人俨

1980年代末,自云南省首次发现艾滋病病例以来,到21世纪初,该省曾长期是全国艾滋病流行的重灾区,经历过一段漫长的防控历史。在当时禁毒防艾的社会风潮下,性教育因此进入云南省的中小学校园。

青少年性教育专家、昆明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焦锋是参与其中的一员。他从事性教育相关的普及工作已有二十余年,担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环境项目培训专家、云南省人口与计划生育宣教中心特聘专家。

焦锋常年在西部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开展工作,云南省129个县,他去过100个。云南、甘肃、青海、山西等中西部地区的教育资源相对匮乏,性教育缺失引发的社会问题尤为凸显。

焦锋致力于开展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简称CSE)。201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更新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提倡通过高质量的全面性教育(CSE)促进人类健康和福祉。这也是国内许多专家大力倡导的一种性教育理念,它包含生理层面的性,还涵盖社会、心理层面的性。

围绕青少年全面性教育相关议题,焦锋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专访。

“不管我穿成什么样,你都不能来侵犯我”

南方周末:吴亦凡事件之后,有一种说法认为,这与我们性教育的长期缺失有关,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焦锋:性教育我们国家一直在做,但是以往更多聚焦在生理卫生的健康层面,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性教育是一个综合立体的课程体系,我们现在倡导“全面性教育”,英文叫CSE。它里面就包含了性权利的觉醒和性意识的唤醒。性教育是一种个人权利意识觉醒的教育。我们为什么讲人流、防范性侵,实际上也是让每个女孩子学会保护自己。

南方周末:这两年关于亲密关系中的隐性暴力、PUA、性同意等问题也持续被广泛讨论和关注。尤其是在权力关系不对等的亲密关系中,地位更低的一方可能受性胁迫,身心受到伤害。那么在CSE的性教育课程中,在这块是否对青春期的未成年人有更多指导?

焦锋:有的。特别在CSE的框架下,我们会强调独立人格,比如我要跟一个人发生性行为,那肯定是我愿意的,或者说我想要的,不是为了讨好他,为了迎合他而去做这件事。我们会说性是愉悦的,我们是有性权利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网络编辑:梁淑怡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