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昌|读邵燕祥先生的旧体诗

曾有人对邵先生说,他的杂文比新诗好,旧体诗又比杂文好。邵先生自己不认可这种说法。

诗人邵燕祥(1933-2020)。 (秦颖/图)

前几天为《诗刊》原副主编杨金亭先生祝贺九十岁生日,杨先生说起《诗刊》另一位原副主编邵燕祥先生,称赞他的旧体诗写得真好。邵燕祥先生于2020年8月1日在睡梦中飘然离世。屈指算来,蓦然惊觉,邵先生辞世至今,已经一周年了。流光匆匆,诗心长炽。忆起先生睿智的目光和激情的笑脸,仿佛还在眼前似的。

记得老作家李纳家的客厅里挂着一首邵燕祥先生的诗,题目是《敬贺李纳先生期颐之寿》:“百岁春秋转瞬间,是非滚滚送流年。红尘难掩禅心悟,把戏重重带笑看。”当场读了两遍,我就能背了下来。最后一句通透沉郁的“把戏重重带笑看”给我印象最深。幽默深邃而又坦荡淡泊,寄寓了多少坎坷流光中的风霜和雨雪啊。

李纳老人比邵先生早逝世一年。她百岁之后,家里的客厅墙上只悬挂着两幅书法,一幅是她老伴朱丹先生的遗墨,另一幅就是邵先生的这首诗。可以想见经历过一径悲欣的老太太,内心深处对邵先生这首诗是何等的喜爱与看重。

曾有人对邵先生说,他的杂文比新诗好,旧体诗又比杂文好。邵先生自己不认可这种说法。他说:“在我的写作生涯里,首先是自由诗,写了大半辈子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