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对话:碳中和——企业可持续发展新赛道

对话嘉宾

蒋南青:南方周末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智库专家、中华环保联合会绿色循环普惠专委会秘书长、北京绿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郑重:如新中国总裁

朱鼎:特步品牌副总裁

碳中和目标下各行各业都将面临巨大变革,对于企业来说,如何迎接挑战,加速绿色转型,如何抓住机会,找到新的增长点,即是履行社会责任的要求,也是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

Q1:如何理解碳中和目标与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蒋南青:碳中和目标如一股飓风,席卷了各行各业。建议企业将它当作迈向可持续发展的有力抓手,一方面推动企业自身绿色变革,另一方面通过碳机会来盈利。不管是控排企业还是非控排企业,一个要从行业、供应链、产品生产、消费者等方面综合审视其影响,全方面推动自身乃至行业低碳转型。

郑重:越来越多的年青一代重视可持续发展议题,对气候变化、弱势群体关怀和自然资源保护尤为关注。这种关注会影响到他们的消费行为,对企业的启示是不止要研发满足消费者需要的产品,还需增加产品的绿色程度,从研发、包装、运输等多方面降低能耗。

朱鼎:双碳目标对消费者行为、企业行为都产生深刻影响。体育消费品产业,很长时间都建立在化石基材料基础上。碳排放峰值的限定,促使全行业对石油基材料进行反思,采取一些新材料改变产品性状。如果企业能在材料应用上先行一步,会建立一个面向未来的竞争壁垒,对可持续发展是有利的。

Q2:具体而言,特步是如何通过产品创新来贡献碳中和目标的?

朱鼎:我们与上游材料商一起做了很多材料创新尝试。例如,采用玉米基材料,从玉米和秸秆中提取聚乳酸材料制成服装,若是百分之百的聚乳酸材料,埋于土地一年可完全降解。我们经历了非常艰苦的研发过程,从玉米中裂变粒子,粒子变成纤维,纤维变成衣服,不仅要环保,还要考虑缓震、反弹、性状等,支撑和保护人体运动过程;还要兼顾颜色和外观,提升舒适度、构建吸湿排汗能力……目前这个产品已经开发到第二代,聚乳酸材料提升到40%,未来可实现一件衣服完全可降解。

Q3:作为跨国企业,如新是如何在在全产业链开展低碳行动的?

郑重:我们从产品研发、生产制造、包装、仓储到销售,做了非常多的绿色努力。研发上,以绿色化学为原则制定化学品使用规范,在实验室中重复使用耗材;在产品包装上,最大限度减少包装耗材,例如我们有一款全球销量第一的居家美容仪器,单价较高,原始包装相对厚重,我们将包装材料减少1/3,省去大量材料。在仓储上,采用电子化订单、减少封箱胶布的宽度、缩小纸箱尺寸等,减少了大批纸张和材料的消耗。

Q4:在您看来,中国企业在低碳转型过程中,最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蒋南青:最根本的是如何将企业的绿色转型与商业利益有效结合,即保证公司能赚钱,又不对环境和资源带来影响。除了刚刚企业所说的创新研发外,还可以建立机制,将企业绿色行动与碳挂钩,去量化计算,让企业清楚掌握降碳情况,与行业相比较,未来还可以在碳市场去变现。

这需要形成一个作用于企业、消费者的碳信用评价机制。若消费者选购了企业的绿色产品,消费者可以获得减碳行动“额度”,额度累加积分,可以获得贷款等优惠,也可以兑换商品;企业有了更好的减碳表现,不止可以去碳市场交易,也可以获得税收、金融等优惠,更有动力去减排。

Q5:企业如何在双碳背景下跑赢新赛道? 

朱鼎:对特步来说是追求全产业链的低碳战略。包括刚才提到的材料选择,从石油基转向植物基;在生产环节,最大限度节能减排、资源循环利用;在消费端,与消费者达成低碳共识。目前行业有两项趋势,其一是可回收,将服装材料回收二次利用;其二是可降解,将产品完全降解。这都需要与消费者达成共识,让消费者愿意选择环保材料,与我们共同构建衣物可回收平台,这都需要长期大量的工作。

郑重:企业低碳发展关键是技术创新,除了在产品研发过程中环保,还需要在生产过程中应用数字化、自动化技术。比如我们最新的生产基地将依托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减少仓储等方面的运作成本,也降低了碳排放。其次,也需要做好消费者沟通,让消费者愿意参与绿色消费。

蒋南青:现在有两个风口,一是碳中和,一是数字化,我们要用互联思维去服务双碳目标,将碳减排量化、数字化,实现构建个人、企业、政府等减碳账本,打通各个平台的数据,更好地对全社会降碳进行管理和调控。企业需要提前做好自身的碳排查、碳资产管理。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