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偶书|抢暴,体验农村生活的滋味

有些作家写农村生活,喜欢田园牧歌的调调。如果真的放下笔杆子,下田背几天高粱栽几天秧,就会知道农村生活的滋味是什么。

(新华社 李信君/图)

母亲在老家种了一点高粱和稻谷,都不多,主要是喂年猪。

以前读书时,每年暑假都要下地帮忙,毕竟“一个鸡公三两力气”。现在母亲一个人在老家,忙不过来。把高粱从旱田里运回家,是个体力活。她一个人,天不亮就到田里去,掰下来,再挑回来。不起早床不行,太阳出来在高粱地里热得受不了。

现在农村基本上“空心化”,没几个人在老家。我老屋所在的那条边也就只有五个人,没有一个青壮年,请人帮忙都找不到一个得力的人。人少了,走动自然少了,杂草林木疯长,门口的南瓜瓜蔓几乎要爬满了路。更不用说坡上的旱田里,一人多深的荒草,母亲说一个人到田里有点心慌,怕肆意横行的野猪。

高粱下回要脱粒。以前用手摔打,以往暑假必须做的事情。现在买了脱粒机,更高效了。脱粒了,就要晒干,不然高粱发芽子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