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陷诬告致人“社死”无代价, 正派社会不能容忍如此阴毒恶行

如何从立法、司法等层面遏制造谣、诬陷的任性,使得人们不敢诬陷他人、诬陷他人者必受严厉惩治,甚至在社会寸步难行。这是一个颇费思量的命题

(本文首发于2021年9月9日《南方周末》)

(图文无关)目前对诬陷者的惩处可谓缺乏力度,诬陷诬告者被戳穿谎言之后往往能全身而退。 (ICphoto/图)

在网络上被人诬陷,目前最坏结果是被诬陷者社死、身败名裂,而真相始终未能公开,而最好结果,往往是诬陷者承认诬陷,然后被迫道歉,此外基本就没了。这对被诬陷者来说极其不公平。

UP主@天名大可爱前一段制作了一期题为“我承受了将近一年的网络暴力”的视频,讲述了他发现头顶大草原、提出分手后,被前女友诬告“性侵未成年人”“家暴”“制作假视频”,被同领域UP主疯狂吃人血馒头,被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网络暴力的始末。

在沉寂了很久之后,他拿起法律武器。其本人在视频中公开的民事起诉状作了隐私部分的遮掩,剩余的信息表明,原告林××,家住浙江温州,以名誉权纠纷为案由,起诉被告XX琴。这起官司,用他的话说就是,“经过了几个月的鏖战”,打赢了官司,前女友被迫发出道歉视频。

但其前女友“阿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