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未动,国家免疫规划扩容卡在哪儿?

“备选的疫苗种类比较多,价格也比较贵,哪一个疫苗优先纳入,或哪几个疫苗同时纳入,确实是充满争议。”

疫苗要进入国家免疫规划,必须要经过国家免疫规划专家咨询委员会的评估。“会上专家针对(疫苗纳入依据的)数据提出的一些问题非常尖锐,比如有没有本土的数据?怎么保证疫苗的安全有效?流行病学的基础数据是什么?”

国家免疫规划何时才能再“迈出一大步”,时间表很难预测。“如何增加科学性、如何提高公开透明的程度,使公众、不同的利益方能够介入到决策过程之中,意见在决策过程得到体现,这也是未来需要探索的地方。

2020年4月24日,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武康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种室,医护人员为儿童接种疫苗。 (视觉中国/图)

每个宝宝从呱呱坠地开始,都能从国家免疫规划中获赠一份免费疫苗“大礼包”,对他们来说,这份最好的礼物清单,却有些“落伍”了。

作为政府提供的一项重要公共卫生服务,国家免疫规划自2007年扩大至14个疫苗预防15种疾病后,疫苗数量已有十四年未增加。

在国内,疫苗分为已纳入国家免疫规划,儿童必须按规定接种的一类苗;公众按市场定价、自费接种的二类苗。

由于发展阶段的原因,目前世卫组织推荐的10个优先应该纳入免疫规划的疫苗中,Hib疫苗(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HPV疫苗(人乳头瘤病毒疫苗)、PCV疫苗(肺炎链球菌疫苗)、轮状病毒疫苗等四种疫苗,在国内仍需自费接种。

其中学界呼吁最多的是Hib疫苗。“如果中国将Hib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以2017年新生儿队列为例,预计将在该群体出生的前5年内,避免约23万个Hib病例和2700例儿童死亡,节省24.87亿元治疗费用。”811日,北京大学医学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经济学联合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海在专业医学期刊《BMCMedicine》的文章里写到。

事实上,201727日,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进一步加强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中,即要求健全国家免疫规划疫苗调整机制,逐步推动将安全、有效、财政可负担的第二类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使群众享受到更加优质的接种服务。

“备选的疫苗种类比较多,价格也比较贵,哪一个疫苗优先纳入,或哪几个疫苗同时纳入,确实是充满争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冯子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Hib疫苗暂未列入免疫规划

Hib是b型流感嗜血杆菌的简称,通常“定居”在人体呼吸道,通过呼吸道飞沫或直接接触呼吸道分泌物传播,5岁以下儿童及免疫力低下的人群易发生感染,可引起多器官、组织的侵袭性感染,引发的细菌性脑膜炎和肺炎致死率很高,也被称为“儿童杀手”。

方海最新发布的《关于Hib结合疫苗纳入我国国家免疫规划在国家和省级层面的成本效果分析》显示,在2015年中国小于5岁儿童的群体中,Hib严重病例达7.8万,占世界总严重病例的22.9%,死亡人数占世界的11.4%。给中国带来的经济负担为27.1亿元,西部地区经济负担(13.3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