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案再次开庭:证人出庭作证,真相仍难查清

时任妇产科护士长耿艳玲在出庭作证时表示,她本人没有给杜新枝抽血做化验。对于病历上的“耿艳玲”是否是她本人所签,她表示“看不清”。

4名出庭的医护人员在法庭上均表示,当年淮河医院并不给婴儿佩戴手圈,而是通过挂在婴儿包被上的吊牌来区别婴儿。此说法与河南大学的情况说明一致。

杜新枝在法庭上称,她当年在淮河医院住院时,是在丈夫郭希宽老家兰考县阎楼乡郭中村办的准生证。对于该准生证的真假问题,她没有正面说明。

原告代理律师潘克在一份审批表上发现了问题:上面显示的杜新枝1992年9月时的年龄为34岁,但是根据杜新枝1992年6月在淮河医院的住院病历,她是28岁。潘克当庭质疑:杜新枝是如何在3个月里长了6岁的?

“错换人生28年”案里,淮河医院数次被告上法庭。 (视觉中国/图)

2021年918日,“错换人生28年”案再次开庭审理。原告许敏与被告淮河医院、第二被告杜新枝对簿公堂。在此次庭审中,医院当年与事件有关的4名医护人员出庭作证,回答了法庭以及原被告的询问。

2021年520日,南方周末曾就“错换人生28年”事件做专题报道,提及此事中难以解释的多个疑点(详见《“错换人生28年”事件调查:“不可能的错误”》《寻亲记:“错换人生28年”事件前传》)。在918日的庭审中,随着证人出庭作证和相关证据的出现,部分疑问有了答案,但新的疑问也随之出现。

广州律师杨志伟认为,在无法启动刑事手段的情况下,想通过民事诉讼还原真相,将是法庭难以完成的任务。

当年医护人员首次出庭作证

“错换人生28年案”,指的是1992年发生在淮河医院的一起离奇婴儿互换事件(以下简称“互换事件”)所引发的系列民事案。

1992年615日下午5:20,江西省九江市第三医院行政人员许敏在淮河医院(当时名为开封医学专科学校第二附属医院)顺产生下郭威,然而4天后出院她抱回家的,却是河南省驻马店市百货公司员工杜新枝1992616日剖腹产生下的姚策。杜新枝抱回家的,则是许敏生下的郭威。

2020年217日,姚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在许敏试图“割肝救子”时,却意外发现姚策并非自己亲生。经过一番寻访,最终找到了其亲生子郭威以及姚策的亲生父母郭希宽、杜新枝夫妇。

两个家庭“认亲”之后,曾一度打算联手起诉淮河医院,然而后来许敏夫妇及郭威一方退出,改由两个家庭分别起诉淮河医院。20212月,杜新枝夫妇和姚策二审均告胜诉,共计获赔100万余元。其中姚策与郭希宽、杜新枝夫妇各获精神赔偿20万元,创下河南省内精神抚慰金的“历史新高”。

然而,杜新枝夫妇和姚策胜诉仅半个月后,许敏方的代理律师李圣在一次视频直播中公开提出“偷换”说,认为互换事件“非人为故意不可能完成”。

随后,许敏方向开封警方报案,称杜新枝夫妇及淮河医院医护人员郑某、郭某志故意错换,涉嫌刑事犯罪。

2021年421日凌晨,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发布关于互换事件不予刑事立案的情况通报,认为不符合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与此同时,河南大学发布情况说明回应互换事件。

2021年58日,许敏一方起诉淮河医院案首次开庭。许敏代理律师当庭提出追加姚策生母杜新枝为被告,法官合议后宣布休庭,后同意许敏追加杜新枝为被告。

918日的庭审中,应原告许敏与被告淮河医院申请,互换事件发生时淮河医院妇产科4名医护人员出庭作证,她们分别是时任妇产科负责人吴桂梅、时任妇产科护士长耿艳玲、时任妇产科医生王社莲与时任妇产科护士郭希志,现均已退休。这是她们在互换事件引发的一系列民事诉讼中首次出庭作证。

除了上述医务人员之外,经淮河医院单方申请,该院B超室退休医生陈英红也出庭作证。

南方周末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