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河南17村灾后抢秋粮:“多收一颗是一颗,多收一亩是一亩”

特大洪涝灾害对河南农业造成的损失十分惨重,全省农作物受灾面积达到1515万亩,其中成灾978万亩,绝收521万亩,秋粮有一定程度减产。但没有受灾的6000多万亩秋粮作物长势好,“能够以丰补歉,弥补部分损失”。

10月中下旬,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三个月前受灾严重的十余座豫北村庄。其中一些地方,洪水已退去多时,拖拉机犁过干燥的平原,播撒着明年夏天小麦收获的希望。但在另一些村落,田地依旧湿润,作物难以生存。

鹤壁市一位种植大户在300亩因灾绝收的玉米地中,改种了100亩白菜。8月中旬播种,9、10月连下暴雨,白菜被泡了四五回。如今赶上播麦时节,他把白菜翻在地里当了肥料。

(本文首发于2021年10月28日《南方周末》)

2021年10月15日,河南新乡市王官营村一处积水农田。 (南方周末记者 姜博文/图)

秋收时节,地处“中原粮仓”的河南新乡辉县市占城镇王官营村反而闲了下来。

2021年10月15日,“7·20”特大暴雨已过去三个月,王官营村大片田地仍没于水下,水面露出截断的玉米秆。入夜,大片村舍陷入黑暗,唯有村南一片“湖泊”反射远处偶尔投来的车灯光亮。村民说,在暴雨前,那“湖泊”还是一片农田。

村支书证实,王官营村四千亩农田悉数绝收。这样的秋收境况,在河南灾后并非孤例。

9月26日,河南省副省长武国定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今年特大洪涝灾害对河南农业造成的损失“十分惨重,全省农作物受灾面积达到1515万亩,其中成灾978万亩,绝收521万亩。我们的秋粮会有一定程度的减产。”

10月中下旬,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三个月前受灾严重的两座豫北县城(县级市)——新乡辉县市与鹤壁市淇县下辖的十余村。其中一些地方,洪水已退去多时,拖拉机犁过干燥的平原,黑色土块被低低抛起又落下,盖过遍地玉米残茬,那意味着来年夏天小麦收获的希望。

但在另一些村落,田地依旧湿润,一脚踩过地块便会下陷。没有作物能在这样的田里生存。村中靠卖粮维生的农民,他们的心情也像田间湿润的泥土,沉甸甸的。

“7月份特大洪涝灾害,导致特别低洼地块和蓄滞洪区严重积水,各地全力开展抗灾减灾,千方百计减轻灾害损失。”10月15日,河南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王俊忠做客河南政府网《在线访谈》栏目时介绍,9月下旬和十一期间,河南省遭遇持续阴雨天气,造成大部分土壤偏湿、部分地区农田积水,给秋收、麦播带来很大困难。

王俊忠说,截至10月14日,河南省作物已收获1.08亿亩、占播种面积的91%,“从收获情况看,尽管秋粮有一定程度减产,但全年粮食总产保持在1300亿斤以上还是有基础有希望的。”

作为全国粮食生产的重要产区,2020年,河南省全年粮食总产量连续四年突破1300亿斤,达到1365.16亿斤,占全国粮食产量的10.19%。

地里还能攥出水来

对于辉县市农业农村局办公室主任王松而言,特大洪涝灾害已经过去三个月,推进农业生产恢复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依然是给田地排水。

“这个水灾,老一辈人都说千年不遇。”在王松的记忆里,辉县市只在2016年发过一次大水,但远没有2021年这样严重。

在7月的一天时间内,当地下了往年近一年的雨。据新乡日报,2021年7月17日8时至22日6时,新乡市小时雨强和累计降雨量均超过该市有观测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22日6时,市区牧野乡观测点水量达514.6毫米,而新乡全市多年平均降雨量为573毫米。

三个月过去,水灾对农田的影响依然清晰可见。

10月16日,辉县市飘起小雨。午后,张亦弛夫妇又到王官营村村南自家的七八亩地里去查看。还是老样子。玉米残茬铺了一地,田东头还挖出一个圆坑,坑里满是下不去的积水。张亦弛知道,表面上,田是干了,可要是往下挖几尺,地里还是能攥出水来。

辉县市多个村庄情况类似。前卓水村的水位三月难降,几近涌出下水道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